喜欢本站请将701016.com 630152.com 630156.com 630175.com xx2468.com 转发给您的好友,请使用Ctrl+D进行收藏 | 留言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武侠  »  梁山伯與祝英台(別傳)
梁山伯與祝英台(別傳)
广告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这是小弟头一次写的文章。为何会拿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来改写?无他,因为我觉得这个故事中的人物、情节大家都很熟悉,不用加太多的描述。就如网上这么多人喜欢将《射英雄传》改写,将可爱的黄蓉变为人狗可奸的淫妇。

大家坐在电脑旁看得兴奋到将个keyboard顶起,搞到个monitor黏呼呼!何解?因为金庸先生的《射英雄传》大部份人都会看过,故事中的情节、人物大家都很熟悉,看了会有一种代入感。所以小弟也拿了个大家熟悉故事来玩玩!请诸位大哥、大姊指点,指点!!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1)

告别了父、母亲后,祝英台和丫鬟银心不觉已来到了钱塘道上的草亭旁,可能是时间还早,钱塘道上行人也不太多。

“银心,我们就在这歇歇腿吧。”祝英台回过头对在后抬着行李的银心说。

“好的小姐,我可真累死了!”银心一边擦着汗一边说。

“唉!你怎么还叫我小姐呢!”

“对不起!对不起!相公。”银心笑着说完后,就走到了路边的树下休息。

“相公,这儿离那尼山书院到底还有多远呀?”突然有把声音在草亭那边响起。

“大约还有十八里,歇会儿吧!”接着另一把声音回答着。

望过去,只见草亭内正有一位年约十七、八岁的书生坐着,身穿青蓝色的布衫,头带浅黄色方巾,面如扑粉,齿白唇红,双眼有神,英俊中带有一点憨直的正气。

刚才发问的那个人正坐在亭外的行李担架上,一看就知是那书生的下人,虽然也长得眉清目秀,但眉宇之间看上去总给人一种淫邪轻浮的样子。

“看人家三五成群的,咱们就两人,要是有个伴多好啊!咦?相公你看前面有两个人,可能也是到杭城去,我过去问问看。”这书僮说完后就跑过去银心那边∶“喂!你们到哪去啊?”

银心见他这么无礼,就别过脸去不理他。

“喂!你是个哑巴吗?”边说边推了银心一把。

“你才是哑巴呢!”

“唉呀!原来你会说话呀!对不起,对不起!恕我冒失了,对不起!”

“好啦!好啦!”银心说。

“我叫四九,我们是从会稽白沙冈来的,我家相公到杭城尼山念书去的。”

“那好极了,我们也是去尼山念书的。小姐┅┅”

“小姐明明在家,你提她干嘛!”

“我是想小姐如果能跟我们一起出来念书,那该多好啊!”

“哦!是呀!”草亭里那书生这时也走了出来,向着祝英台说∶“敢问,兄台也是到尼山去的吗?”

“是的。仁兄也是吗?”

“是的。请问尊姓大名?”

“小弟姓祝,草字英台。”

“喔!祝兄。在下梁山伯,我们中途相逢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梁山伯和祝英台相遇后,因年龄相约、说话投机,大家一见如故,就结拜为兄弟,一路同行,好快的就到了尼山书院。

光阴如箭,很快的梁山伯和祝英台在尼山书院念书已过了几个月。这天正好是中秋佳节。晚饭后,所有学生都去后花园赏月,吃月饼、喝酒,大家都很开心的在吟诗作对,天南地北的瞎聊着。

梁山伯今晚的心情也特别兴奋,可能是喝了点酒的关系,心内泛起了丝丝欲念,下面的阳具有点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,但尼山书院除了师母和师母的十三岁女儿丁香外就没有别的女人(他还未知祝英台和银心是女子),只好又拿四九消消欲(当时的书僮,除了陪伴少主读书外,有时少主旅途寂寞,也要献上后庭给少主解解闷)。

他拉了四九向祝英台说∶“贤弟,愚兄可能喝多了酒,有点不舒服,先回房休息了。”

一进入房间,马上就把裤子脱了,只见阳具涨得通红,约有七寸来长,龟头圆大,阳具粗壮坚硬得往上的曲翘着。他将四九的裤子脱了,将他身体弯低向前倾,趴在台面上,翘起屁股。四九虽然是个下人,但是皮肤非常光滑,屁股圆圆的翘起。梁山伯将他的屁眼掰开,弄了点唾沫涂在阳具上,就将他的龟头大力的插进四九窄窄的屁眼中。

四九痛得大声的叫了起来∶“呀┅┅!相公,你慢点可以吗?你想要了我的命啊?”

梁山伯将整个龟头都插进入了后,就开始慢慢的抽插着,同时将双手挠过四九的腰,抓住四九的阴茎,一边抽插,一边套弄着四九的阳具。

“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”四九因为阳具给套弄着,而且梁山伯的鸡巴流出的分泌润滑了屁眼,也开始舒服的叫着。

梁山伯插得越来越过瘾,兴奋得加快用力抽插着,将整根阳具插入、抽出,插入、抽出的做着活塞的动作,一边大声叫着∶“好爽┅┅好爽┅┅啊┅┅好紧┅┅啊┅┅好┅┅爽!好┅┅爽!啊!┅┅我┅┅要射了!要┅┅射┅┅了┅┅啊┅┅!”

当他们正在做得快活的时候,突然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。

“梁兄,你好点了┅┅”祝英台和银心一推开房门,见到眼前的景像马上就呆了∶“你┅┅你┅┅们在做什么?你┅┅你┅┅们怎么可以┅┅?”

梁山伯一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时就停止了抽插,和四九一起来转过身来,望向祝英台和银心。

祝英台和银心呆呆的站着,双眼望着梁山伯和四九。只见梁山伯的阳具还在流着少少的精液,因为刚刚在四九的屁眼内射出,就听见祝英台和银心进来,现在还半软半硬的垂着,一些精液正沿着龟头滴在地上。而四九的阳具因为还未射精,刚才受到梁山伯套弄,约九寸长的阳具还在充血中,棒身青筋毕露,龟头紫红发亮,硬直的维持挺立状态,指向着祝英台和银心,在微微的抖颤着。

祝英台和银心的脸一下子就红到脖子上,二话没说的转身就跑出门外去,出了门后银心好像还有点依依不舍,脸红红的回头望了四九的阳具一下。

她们走了之后,四九把门关上后说∶“公子,你觉不觉得,祝相公他们的羞态有点像女子?”

“别胡说,给祝相公听到了又要生气了!”梁山伯说完后就穿上衣服走进房间休息了。

“公子,公子┅┅”第二天,梁山伯正在房间温书的时候,四九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进来。

“什么事?你看你,慢慢的说吧!”

“我听银心说祝相公病了,病得很厉害。”

“一定是受了风寒,我看看去。”梁山伯说完后,和四九急忙地向着祝英台的房间走去。

“英台,英台,英台怎么了?”

祝英台正睡在床上,一听见梁山伯进来,马上把被单拉上,坐了起来∶“梁兄。”

“贤弟,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受了点风寒,有点发烧。”

“我马上去请个郎中回来帮你看看。”

“不用了,”祝英台说∶“我家传有张药单,一会儿叫银心去帮我买回来,煎服了就好了。”

“来,先让我帮你看看吧。”梁山伯说完后,就想伸手入祝英台的被单拉他的手帮他看病。

祝英台赶忙把被单拉住说∶“不用麻烦梁兄了,我一会儿服了药就好了。”

银心焦急的站在旁边说∶“梁相公,这儿有我侍候我家相公,您还是回房休息去吧!”

“不不不,今天晚上我睡在这里。你放心好了,有我陪伴你家相公。夜里要茶要水,我好随时照应,你和四九快去买药吧!”

“男女授受不亲,何况是同榻而眠呢!”祝英台一时情急的说。

“唉!贤弟怎么把我比起女人来呢?别多说了!就这么决定吧。”

四九一直站在床边望着祝英台,但见祝英台头发有点零乱的垂在额前,两边脸颊红粉扑扑的,嘴唇微微翘起,因为不舒服的关系,满脸倦容,半朦着双眼,娇柔无力地望着梁山伯,就像女人刚做完爱的那种样子,媚态毕现,看得四九的阳具都硬了起来。

“四九,四九!”梁山伯对四九说∶“你在发什么呆,快和银心去买药,回来煎给祝相公服吧。”

“好的,公子。”四九回答着说∶“我去拿点东西就走。”

四九自小是个孤儿,卖了给梁家做书僮。十四岁那年,给梁山伯的母亲梁夫人夺去了童贞,做了梁夫人的泄欲工具(有机会再交待这段情节),因此心理上多少有些不平恒,为了找回点平恒,在外面破坏了不少少女的贞操,玩弄了不少的淫娃荡妇,所以人也比较淫邪和精灵,不像梁山伯这个憨书生,只知为了考取功名而死读书。

四九和银心一起上市镇为祝英台买药,走着走着突然下起雨来了,只见前面有间破庙,只好走进里面避避雨。

银心说∶“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怎么下起雨来呢?”

“银心,过来这边坐一会儿,吃点馒头吧。”四九说完从怀里拿了两个馒头出来,给了银心一个。

四九吃完后,就站起来转过身向后面把裤带解开,接着把阳具拉了出来。银心给他这突然的动作吓得叫了起来∶“哗!你在干什么?怎么这么没礼貌。”

“我要小便呀!大家都是男人,有什么关系呢?”四九抓着阳具话没说完,只见一股黄浊的尿液由龟头的顶端飞溅而出。

银心望着四九的阳具,突然觉得浑身燥热难耐,好像有点发热地发烫起来,小内骚痒得难受,嫩内的淫液不断地涌出来,只想伸手入小内抓抓,或拿什么东西塞进去止止痒,心跳也开始加速,喉咙干燥,呼吸也沉重起来。

你道怎么会这样?原来四九早就怀疑祝英台和银心是女人,今天难得有这个机会和银心单独一起,所以在出门之前他特意回到房间,在自已的行李包内拿了些媚药加在馒头内给银心吃。

四九看着银心满面通红,春情荡漾的样子,知道是药性发生了作用,“你怎么啦?看你满面通红的,是不是也想小便?”四九故意回过身来,将已开始有些发硬的阳具对着银心的脸和鼻。

浓浓的尿液味和阳具所散发出来的臊臭气味,使银心的情欲更加高涨,蜜内充满了湿滑的淫液,只觉双腿发软、浑身无力,身上的汗毛几乎都竖了起来。

四九一把将她抱起∶“来,让我帮你把鸡巴拉出来。”一手就伸进银心的裤子内面,抚摸着银心丰肥而无毛的阴阜,桃源洞口已一片泛滥。四九的手指探入肥嫩而紧窄的缝,上下的揉弄着,又用两只手指轻轻的夹住顶端的阴蒂磨动,缝内黏黏滑滑温湿的淫液,沾濡满了四九的手。四九捧着银心的脸,吻着她的嘴唇,将舌头伸入银心嘴内搅动,吻得银心红霞满脸,显得十分诱人。

银心被四九抱在怀里,嘴吸吮着舌头,鼻孔闻着强烈的男人味,嫩内又给男人的手指揉弄着,只感到全身软绵绵,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,不禁紧紧吮住了四九的舌头,媚眼如丝,手也不自觉地捉住了四九的阳具上下套动着。

“我早就看出你是个淫荡的小淫娃。”四九说著,将抚弄着银心嫩的手拔了出来,将沾满淫液的手指塞进银心的口中,让银心吮食手指上的淫液。看着银心翘起嘴唇,半闭着眼,吮着手指的淫荡表情,四九不禁淫性大发。

将银心的衣服全部脱去后,让她躺在地上,只见一具迷人的少女玉体,半闭着眼睛,嘴巴微微张开,不断的将舌头伸出舔着嘴唇,轻轻的喘着气,呻吟着∶“啊┅┅啊┅┅四九┅┅快┅┅些给我┅┅啊┅┅给我┅┅”

丰满白如膏脂的身躯,一双大而美丽的乳房,粉红色的乳晕,一只手正自抚摸着乳房,乳头已微微的凸起,另一只手正插在阴阜内搅动着。整个阴户光洁无毛,阴阜肥白丰满,如小山丘的坟起,中间只见一条窄窄的阴缝,沾满着润滑的淫液。因为淫药开始发挥作用,银心只觉得淫内有如万蚁在爬动,喉舌干燥,全身发热难受,只希望四九快些用粗壮的阳具插入蜜内止痒。

四九自已也脱光衣服后,便跪在银心双腿中间,两手将大腿分开,俯下头,用手指将肥厚的肉瓣掰往两边,将舌头伸入肥嫩丰满的、粉红色的、溢满蜜汁的阴户内搅动,吸食着流出来的花蜜。湿滑又灵巧舌头,在她敏感的下体,百无禁忌的舔吮逗弄。

银心阴户受到刺激,阴核凸起,两边阴唇因充血而向左右微微张开,濡滑的花蜜溢满了整个阴户,发出淫靡的光泽,为迎接阳具的插入而作好了准备。银心身躯不停的抖颤,内心淫欲的本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,阴穴传来阵阵的快感,银心不住地挺起屁股,希望四九的舌头能更深入阴户内,口中无法抑制的不断发出诱人的伸吟声∶“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四九┅┅快┅┅些给我┅┅啊┅┅给我┅┅快┅┅”双腿不住地有时张开,有时合起,夹紧着四九的头,双手则用力的抚摸着、压迫着自已的双乳∶“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四九┅┅给我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快给我┅┅”

四九抬起头,望着粉脸胀得通红的银心问∶“你要我给你什么?快说呀!”

“快┅┅给我┅┅啊┅┅”

“快说呀!小荡妇,要我给你什么?说呀!”

“给┅┅我┅┅我要┅┅我要┅┅我要┅┅你的┅┅阳具┅┅插进来┅┅给我┅┅”

四九将银心的两腿分开抬起来,巨大的阳具硬生生地插入了银心流满淫液的蜜之中。四九一插入去就感觉到淫通行无阻,原来这个才十五岁的小淫娃,花心早已给人摘了去。

“呀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啊┅┅”银心的淫给四九巨大的阳具一插入去,那份充实感使到阴道一张一合的痉挛起来,阴壁受到阳具的磨擦刺激,淫液马上涌出,快感立至,忍不住心内发出了低沉的伸吟声。

四九用阳具不断地在银心的嫩穴中抽插捣弄,每一下的冲刺,都使到淫内发出“噗叽、噗叽”的声音。虽然银心已非处女,但阴道仍是非常的紧窄,阴璧炽热湿润,吸吮着四九的阳具,每次的抽插,都带来无可言喻的快感。

“呀┅┅好┅┅好┅┅让我破你这小淫娃的臭┅┅呀┅┅呀┅┅死你┅┅死你这臭┅┅”阳具传来阵阵的快感,四九不禁性欲狂发,不断地用力冲刺着银心的淫。每一下的撞击,都使到银心雪白巨大的双乳上下左右的跌荡着,四九的手伸上去紧抓这双迷人的巨乳抚弄着,用口含着乳尖,舌头不断的舔吮着凸起的乳头。

欲仙欲死的感觉,令银心不由全身如抽筋一样的痉挛,不停的颤抖,淫液如黄河决堤般的涌出,高潮一浪接一浪的,阴户内感受着阳具带来的快感,耳边听着四九淫语,淫贱的本性一下子激发了出来。

“好┅┅好┅┅死我┅┅我┅┅我要┅┅你的大阳具┅┅每天都插入我的淫内┅┅我要死┅┅死┅┅了┅┅”

看着银心的反应,四九的性欲更高涨,他将银心翻过身来,只见淫液已浸湿了整个屁股,四九将阳具插入银心的后庭菊花蕾中,猛烈的抽插着。

虽然阳具和肛门都沾满着阴户流出来淫液,但第一次插入带来的撕裂感,痛得银心不禁大声的叫出来。紧窄的屁眼压迫着四九的阳具,一轮急速的抽插后,四九感到就要爆发了,他马上走向前抓住银心的秀发,把银心的脸庞拉近他的阳具,耸动着臀部,将阳具插入银心的口中。

火热的肉棒在银心的口中耸动了一会后,马眼爆发,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银心口内,银心柔顺地将四九的肉棒含着,不断地吸吮,吞下喷出的全部精液。

银心躺在地上,闭着眼睛还不住地在喘气,伸出舌头舔着嘴边的精液,回味刚才的欢愉滋味。四九躺在她身边,双手玩弄着她那对巨大的美乳,望着她那淫荡的表情,不禁好奇地问她的花心到底给谁采了去?以下是银心所回忆的往事∶(下回分解)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2)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谢谢各位的回应,有你(你)们的支持和鼓励,我才有心情写下去。

接着下去的文章,可能涉及有歪伦常的描述,不喜欢看的,请勿clip进去。写文章,很多时候只是文人的一种发泄方式,并不可以照文章上去做。所谓文人多大话,写文章的人太多都大话连篇,不吹大炮,不吹牛B的人,那有想像力,没有想像力的人,跟本写不出好文章。

以上只是小弟个人意见,发发牢骚,请各位大哥大叔大爹大姊大妹大姨妈多多包涵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上回说到,四九知道祝英台和银心是女子,用媚药迷奸银心后,发觉银心已不是原装货,追问后,引述出以下的这段往事∶

祝英台的父亲,祝公远,是城里有财有势的大户人家。祝公远年龄约五十二岁,身材高大,相貌堂堂,但为人刻薄势利,贪财好色。祝夫人年约四十六岁,虽已步入中年,但望上去只像三十多岁,充满了成熟妇女味,玉体洁白如脂,眼角含春,丰乳细腰,洁白的肌肤散发出阵阵的幽香。长子祝文彬年龄十九岁,玉树临风,英俊不凡,性好愚色。小女祝英台年龄十五,貌美如花,体态娇媚,双乳盈握,好奇好学,诗、画、琴、棋,样样通,个性温文儒雅。

祝英台正坐在楼房里,无情无绪意旁徨地望着窗外飞舞的蝴蝶,眉头深锁,满腹心事。

这时银心捧着饭菜进来,“都跟你说我不吃,你还拿来干什么?”祝英台见到说。

“小姐,你一点东西都不吃,怎么行呢!”银心说。

“我不是跟你说了吗?我不吃!我不吃!”祝英台回答着说∶“快拿走!”银心只好又把饭菜捧走了。

这时,哥哥祝文彬走进来∶“英台,你为什么不吃饭呢?”

“哥哥,我不想吃,吃不下。”祝英台心事重重的答着。

“你到底有什么事,不怕对哥哥说,看我能不能帮你?”祝英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“说吧,到底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,哥哥一定尽力帮你。”

两兄妹从小一起长大,感情一直都很好,祝英台平常有什么事都会找哥哥祝文彬帮忙。

只见祝英台突然双颊通红,低下头细声说∶“哥哥,我可能有点不正常。”

“到底有什么事?”

“你知道,前天表姐出嫁,我去了她家帮忙,和她们一起洗澡,一起同榻而眠。大表姐大我一岁,二表姐跟我同年。”

“那有什么问题呢?”祝文彬到现在也听不出祝英台有什么烦事。

“你听我说嘛!”

“好,你说!你说!”

祝英台继续说∶“我发现大表姐和二表姐的下面都长着很多很黑的毛,但我的下面到现在连一条毛都没有,你说,我是不是有病呢?”

祝文彬听完后,差一点笑了出来。他对这个又可爱,又美丽的妹妹,早就有非份之想,今天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。他就假装神色凝重地,皱起眉头说∶“英台,可能是你的内分泌出了问题?所以那里长不出毛来,你到床上把裤子脱下,让哥哥看一看能不能医好它。”

“哥哥,那多难为情呀!”祝英台面红红的说。

“那有什么难为情呢!我是你哥哥呀!我们小时候不也一起洗澡吗?”

祝英台听了,想想也是,就坐在床上把裤子脱下。

丰满洁白,如刚成熟的水蜜桃,阴阜两边坟起,肥胀无毛,阴唇未露,中间只见一条浅红色的肉缝。祝文彬望着妹妹如此美妙的阴户,阳具马上竖起,将裤子撑起如帐篷。

祝英台见哥哥只望她的阴户发呆,就问∶“哥哥,怎么样呀?是不是很麻烦呢?”

“哥哥要仔细的看清楚才知道。”祝文彬说完,用两手分开祝英台肥嫩的肉瓣,露出桃源洞口,洞口非常紧窄,发出一阵阵的处女幽香。顶端只见一粒小红豆,祝文彬用两指轻轻一扫,祝英台马上就“呀┅┅!”一声的叫了出来。

“怎应样呀?”祝文彬问。

“没什么,只是感觉怪怪的。”

“一会儿我会用嘴吧去吻它,让你的内分泌流出来。”祝文彬说完后,就用舌头伸进阴户内搅一下,用舌头向两边的阴壁舔动,用嘴唇吸吮着顶端的阴蒂,轻轻的咬着舐着。

“嗯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”祝英台舒服得只会用喉咙发出像梦呓般的呻吟,感觉到阴户内有一股热流涌出。当祝文彬用嘴唇吸吮着她阴蒂的时候,她有如触电般的浑身颤抖,双腿一下子合起来夹紧祝文彬的头,整个人也不受控制般的突然坐起来,手紧抱着祝文彬的头,按向阴阜,好像想将祝文彬的头塞进阴阜深处∶“啊┅┅啊┅┅”

祝文彬抬起头后,站起来,笑淫淫的望着祝英台,只见她满脸红霞,呼吸急速,小嘴微张的直喘着气。英台见祝文彬望着自己笑,抖喘着娇呼∶“哥哥,你真坏!”说完后低下头,目光接触到祝文彬撑起了的裤子∶“哥哥,你裤子里藏了什么?”

“那是我的阳具呀?”祝文彬说。

“哥哥,你的阳具有没有毛呢?”祝英台好奇的问。

“当然有啦!”

“给我看看,可以吗?”祝英台问。

“当然可以啦!”祝文彬将自己的阳具拿了出来,坚硬勃起的阳具足有九寸长,粗壮如手臂,阳具底部肾囊顶长满粗黑的毛发,冠状的龟头小孔上流着一些润滑的精液。

“哥哥,让我摸摸它好吗?”祝英台问完后,祝文彬都还未回答,她已用手捉住了阳具∶“哥哥,它的头怎么有水流出来呢?是你的尿吗?”

“这是男人的分泌物,你阴户内流的是女人的分泌,你想不想阴阜能正常长毛?”祝文彬接着说∶“想的话,你就要吸食男人的分泌,和让男人的阳具插进你的阴户内,将分泌射在里面。”

祝文彬捉住祝英台的手,教她上下的套弄着自己坚硬勃起的阳具,至有更多的精液溢出后,就将阳具插入祝英台的口内。祝英台真的是一个天生的淫娃,可能体内流着父母淫乱的血液,她很有技巧的含吮着哥哥粗大的阳具,用口、舌头舔着龟头顶端溢出的液汁。祝文彬前后的耸动屁股,将阳具在祝英台口内抽动。

“呀┅┅!咳┅┅咳┅┅”可能一时太舒服,太激动,祝文彬将阳具直插到妹妹的喉咙里面,呛得祝英台咳杖起来。

祝文彬让妹妹躺在床上,自己站在床边,举起分开祝英台的腿,只见祝英台的阴户,两片阴唇已左右两边的微微分开,淫液正自内面缓缓的流出。

文彬挺着大阳具刚想插入,“英台,英台!”突然听见母亲边走过来边叫着祝英台的名字,赶紧把祝英台的双腿放下,拉张被子帮她盖上,把自己还硬着的阳具硬塞回裤子里面去。

“妈,妹妹刚睡着了。”

(到嘴边的肥肉吃不上,唉!看谁有这个福气吧!)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3)

上回说到,祝文彬刚想把他那可爱的妹妹祝英台的花心摘了的时候,他妈妈祝夫人正好进来∶

祝夫人进房的时候,见儿子祝文彬在妹妹的房间,但神色像有点惊慌失措的样子,双颊微红。再望向床上的女儿,见她盖着被,闭着眼正在睡觉,但双面通红,呼吸有点急速,眼虽然闭上,但眼珠却在动着,很明显的,正在装睡。回头再清楚的望向儿子,除了神色不自然外,还见他胯下的裤子有点撑了起来,冠状的龟头型还在那裤里现了出来。原来祝文彬因为太慌张,只把阳具塞在面裤里,没来得及把宝贝摆进内裤里。祝夫人这时心里就有点明白了。

祝夫人望着儿子那隆凸起的胯间,眼睛就好像被磁石吸住了∶“怎么会这么大?”望着儿子裤里那根大阳具的形状,祝夫人心里想∶就像在柴房偷了枝大柴放在里面一样。看着看着心里不禁荡了一荡,感到淫里已有些潮湿,口不自觉地张开,呼吸也有点急速起来。

忽然见儿子那根阳具好像正在跳动着,并慢慢胀大起来,裤子好像越顶越高了。抬头望向儿子,只见儿子也正望着她。

祝文彬在母亲进来的时候,是有点惊慌,是有点心虚。后来见母亲呆站在那里,眼睛一直望着自已的胯间,口慢慢张开,呼吸声越来越大、越喘,那双大乳房在微微的一上一下的动着,面颊起了轻轻的红霞,眼里春意漾溢,他就知道他妈妈被他的大阳具吸引住了,想要他的大阳具插进她的淫里。

刚才给妹妹祝英台搞得满身欲火,妈妈一进来却给压了下去,现在望着妈妈一双跳动着的大乳房,看着妈妈春意满脸的淫荡样子,未消的欲火一下子又升了上来,阳具开始慢慢大起来。

这时见妈妈抬起头,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望向他,祝文彬向母亲走过去,用两手紧紧的拥抱着母亲,用阳具顶着妈妈的淫,屁股轻轻的磨动着,头则靠着妈妈的肩膀,向她妈妈的耳朵轻轻的喷着气说∶“妈,你找妹妹有事吗?”

祝夫人给儿子这么一抱、一顶,再向她最敏感的耳朵里吹气,整个人立即就崩溃了,全身无力的紧靠着祝文彬,感到内更潮湿了,有一些淫液正沿着阴阜向腿边流出来,这时只想有个男人紧紧的拥抱自已、爱抚自己,用大阳具去充实空虚的淫。

“啊┅┅”祝夫人由喉咙底发出一声叹声后,用沙哑的声音说∶“抱我回你房间去。”

一关上门,祝夫人马上推儿子挨着门,两人就站着拥吻,她将舌头伸入儿子的嘴内,让儿子吸吮着,一只手隔着裤子抚弄著儿子的大阳具。祝文彬靠着门,一只手隔着衣服抚摸母亲的大乳房,另一只手伸入裤内抠摸淫。阴毛很浓、很潮湿,但很柔软,祝文彬用一只手指插入母亲的阴道里,感觉阴道非常湿滑和宽大,便改用三指合并在一起后,猛力出出入入的用手指奸插他妈妈的淫。

“啊┅┅啊┅┅你想┅┅弄死┅┅妈妈吗?”祝夫人说完后,将儿子的手拉了出来,然后蹲下身,脱去儿子的裤子,拿着儿子的阳具上下的套弄着。只见阳具粗壮如手臂,足有九寸长,紫红的龟头大如酒杯,见了心里都有点害怕∶待会儿,会不会把自已的淫插爆?

套弄了一会后,用舌头沿着龟头冠状的边缘轻轻的舔弄着,一会又把它含进嘴里套弄。“啊┅┅妈┅┅妈┅┅妈妈┅┅啊┅┅真┅┅真┅┅舒服┅┅”成熟的妇女性技巧果然不同,祝文彬给这个淫荡的妈妈弄得叫了出来。

“抱妈妈到床上去。”祝夫人玩弄了儿子的阳具一会后说。

祝文彬把母亲抱上床后,祝夫人说∶“来,帮妈妈把衣服脱去。”祝文彬站在床边帮母亲脱衣服的时候,这个淫荡的妈妈一只手还贪婪的套弄著儿子的大阳具。

衣服脱去后,只见妈妈的玉体白中透红,肌肤摸上去滑溜如脂,很丰满的一双乳房,乳头凸起,乳晕稍大。浓密的阴毛覆蓋著整个阴户,阴唇稍黑,淫口一片潮湿,“儿子,过来帮妈妈舔舔阴。”祝夫人把儿子的头按下去,要她舔她的淫。

祝文彬一俯下头去,就闻到妈妈淫里传来一阵很浓的气味(女人的淫一天没洗,哥们!有机会你们把头靠下去闻一闻,可能你会爱上,也可能你会说∶“妈个!洗澡去!”),用手分开的淫,只见阴唇内有一些白色的粒子。

闻着浓浓的气味,伸出舌头舔着妈妈淫的淫液和白色粒子,祝文彬觉得很兴奋。他见淫液沿着妈妈的腿罅流到臀后肛门里去了,就把妈妈的屁股抬高,拿出两个枕头垫在屁股下,用舌头跟着淫液,沿着腿罅一直舔到妈妈的屁眼里去。

把妈妈双腿抬高,拉到床边后,祝文彬站在地上,把阳具慢慢的插进妈妈淫里,然后做着活塞的动作∶“啊┅┅妈妈┅┅你的淫┅┅┅┅内面很暖┅┅含着我┅┅我┅┅的阳具┅┅真舒服┅┅”

“儿子┅┅妈妈┅┅快┅┅给┅┅你插┅死了┅┅大┅大阳┅┅具┅┅我爱┅┅你┅的大┅┅阳┅具┅┅”

祝文彬站着插了一会儿后,就爬上床,压在妈妈上面,把阳具插入淫内,两手抓住妈妈的大肥奶抚摸玩弄着,伸出舌头舔、舐、吸吮乳头,又把舌头往妈妈嘴里送,让妈妈吸吮,下面的大阳具则不停地猛着妈妈的淫。

插了一会后,又把妈妈翻过去,压在妈妈背上,从后面插进淫里,用舌头轻轻的咬着、舔着妈妈的耳朵,鼻孔闻着妈妈头发散出来的幽香,浓浓的女人味使他的动作更快地抽插着淫。趴在妈妈背上从后面插入特别舒服,既可拥着妈妈,双手又可以绕到前面抚弄大奶,或伸手到妈妈淫上抚弄她的阴蒂。

祝夫人给这个坏儿子弄得欲仙欲死,已泄了好几次,但儿子好像还未够,现在正压在自己背上,嘴巴咬着、舔着自已最敏感的耳朵,一只手抚摸乳房,最要命的是,一边插一边抚弄着阴蒂,几重的刺激,“儿子┅┅妈┅┅死┅┅了┅┅快给┅┅你┅┅┅┅┅┅死┅┅妈┅┅了┅┅”舒服得这个淫荡妈妈断断续续的呻吟着。

“啊┅┅不┅行了┅┅我要┅┅射┅┅射┅┅了┅┅”祝文彬终于也不行了的叫着。

“快┅┅到妈前面┅┅来┅┅射到妈┅┅口里面┅┅”祝夫人说。

祝文彬从里抽出阳具爬上前去,拉着妈妈的头发令她把头转过来,把湿淋淋的阳具塞进妈妈嘴里,把所有精液全射进妈妈喉咙里。

“妈妈,你真美!”祝文彬从后面拥抱着妈妈,鼻和嘴巴贴着妈妈秀发,闻着散发出来的幽香,正一起躺在床上休息。一只手还不停的抚摸着妈妈的美丽大乳房,另一只手抚摸着屁股,看着妈妈说∶“妈,下次我要插你的屁股洞。”

“只要你爹不在,大阳具宝贝儿子,你要插妈什么地方都可以。”

祝公远原来也已经回家里来了,但他在哪里呢?下次再告诉诸位。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4)

上回说到,祝文彬在自已房间里将她妈妈插到欲仙欲死时,原来祝公远这时也正在┅┅

祝公远带着满身酒气,踏进祝公馆后就往自已房间里走去。回到房间一看,咦!怎么不见夫人呢?心想女儿祝英台这几天不舒服,夫人可能上女儿的房间去了,自已也想看看女儿怎么样,就往祝英台房间里去。

上了楼台,到了祝英台房间,见房门也没关上,行到房门口就听见“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的呻吟声,女儿怎么这么痛苦?走近点一听,咦!不对呀!那种声不像是痛苦所发出来的呀!轻着脚步,贴着门边,探头向里边一看,阳具马上就直竖了起来。

祝英台见哥哥跟母亲走了后,就把棉被拉开,只见自己的阴户还一直有水在渗出来,阴户内骚痒得难受,试着用手去摸一摸,“啊┅┅”舒服死了!就把衣服脱去,张开双腿,用手往嫩里抚弄着,“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舒服得闭上眼在呻吟着。

“英台!”突然,一把声音在耳边响起,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,缩到床角里去,抬起头来一看∶“爹?”再看,咦!怎么爹爹手在胯间拿着自已的大阳具?难道哥哥告诉了他,也来帮我治病吗?

祝公远探头向房间里边一看,只见女儿全身赤裸,闭着眼,正在床上手淫,不断地扭动着玉体,一只手在抚摸着乳房,另一只手放在光洁无毛的阴户上不断的磨擦着。平时见女那温文儒雅,想不到也这么淫荡,忍不住就把已硬得难受的阳具掏出来,一边看一边上下的套弄着,套弄了一会儿,实在不忍不住了,就走到祝英台的床边。

“小荡妇,过来让爹帮你。”说完后把祝英台拉到床边,一手把女儿的头按向阳具去,另一只手抓着女儿的小乳房,大力的挤压着。祝公远可能受了酒精的影响,又见乖女儿原来这么淫荡,觉得特别的刺激,不觉兽性大发。接着把女儿推在床上,拉起她的腿,套了几下自已的阳具,就插进女儿的嫩里。

祝英台被爹爹拉到床边,把自己的头按向他的阳具去,爹爹的阳具没哥哥的大,而且还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,想叫爹爹不要,话没说出来,阳具已硬塞进嘴里去了,爹爹还大力的挤压着她的乳房。接着又被爹爹推在床上,拉起她的腿,祝英台抬头向爹爹望去,只爹爹双眼通红,一手抬高自己的腿,另一手很急速的套弄着自己的阳具。

“啊┅┅!”阴户传来的痛楚,痛得祝英台眼泪都出来,大声叫着说∶“爹┅┅不要嘛┅很痛啊!┅┅爹┅┅不要嘛┅┅不要啊┅┅”只见阴户内有些血丝流出来。

祝公远被女儿的一声惨叫,见女儿阴户内流出来的血丝,人也有些儿从激动的兴奋中清醒过来,把女儿的腿放下,人趴在女儿身上,阳具仍然插在女儿阴户里,停止了抽插的动作,一手轻轻的抚摸着女儿一边的乳头,一手轻轻的在另一个乳房边抚摸打圈,嘴吮着乳头。抚弄一会,又把舌头伸进女儿嘴里,挑动着女儿的舌头,双手仍然做着抚摸乳头的动作,接着缓慢的抽动阳具。

英台因为乳头被轻轻地抚弄、吸吮,阵阵的快感刺激,直传至阴户内,淫液开始又大量地涌出来,阴户内慢慢的已没那麽痛楚。

爹爹缓缓地再抽动着阳具,慢慢的祝英台就开始感受到性爱所带来的那种欢愉,阳具的抽动磨擦着两边阴壁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麻痒、酸软的感觉,淫液不断地涌出来,开始感阴户内的肌肉有点像抽筋一样的痉挛着、抽缩着,很舒服,很舒服。

“嗯┅┅嗯┅┅爹┅┅爹┅┅插快一点┅┅啊┅┅插快一点嘛┅┅爹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祝英台快活得开始呻吟。

“啊┅┅啊┅┅不行了┅┅”话没说完,祝公远已将精射在女儿的阴户里,接着阳具也开始软下去。

“啊!爹,很舒服呀,你尿在女儿里面的感觉真好呀!”祝英台说∶“爹!继续动嘛!咦?爹你怎么软了呀?我还要!我还要嘛!”

祝英台在开始有感觉、有高潮的时候,老头祝公远就停了下来,她就好像是被吊在半天的水桶一样,不上不下,淫内淫液还不断在流出来,骚痒的感觉还未消,怎么爹爹撒了泡尿就停了呢?

“唔┅┅爹,我还要嘛!”说完用手伸下去抓她老爸的阳具,一手摸上去,“唔?爹,你的阳具怎么软绵绵,黏呼呼的?你快把它弄大呀!我还想要嘛!”祝英台扭动着身体,撒着娇说。

祝公远射完精后,已舒服得全身无力,躺在女儿身边休息。谁知这个刚经人道的淫女儿,却一手捉着他的手臂,另一手猛套着已软下来的阳具,还在撒娇说要。自己要再来一次,那是不可能的了,只好,“好吧!好吧!”祝公远坐起来说∶“爹爹用舌头帮你吧!”说完就爬到女儿的腿下去。

分开两腿,只见光洁无毛的阴户上有些红肿,淫边沾满了淫液和精液,掰开嫩,一些黏有少量血丝的精液夹着淫液由嫩流出来。祝公远把舌头伸长,插入女儿的淫内,头前后的摆动,将一只中指蘸了些精液插进女儿的屁眼内,在屁眼内抽动着。

“啊┅┅”最后女儿大叫一声,淫内涌出大量的淫液,祝公远知道女儿高潮来了,终于泄了出来。

第二天,祝公远正在书房看书时,祝英台走了进来,“怎样?宝贝,好点了吗?”祝公远问。

“爹!你还说呢?”祝英台撒着娇的说∶“昨天晚上差点给你插死了,现在下面还有点痛呢?”

祝公远望着女儿翘起嘴吧撒娇的样子,老淫虫的淫心不禁又升了起来∶“过来,让爹看看。”

祝英台向她爹走过去,站在爹爹旁边,祝公远用手掀起女儿的裙,原来这个淫娃裙里面什么都没穿,肥白无毛的阴户隆起,阴户中的红肿已开始消去了。祝公远看着这美丽的淫,忍不住伸手去抚摸,又把手指轻轻的插入淫中,接着把头伸进女儿的裙里,用舌头吸吮已开始流下的淫液。女儿就这样站在书桌旁,让父亲玩弄着淫。

玩弄着女儿淫时,阳具在裤内涨得难受,把它拿出来后拉着女儿跪在椅子前,把阳具塞入女儿的口中。女儿在吸吮他的阳具时,他将女儿的裙拉起,俯身向前,用手指从女儿屁股后伸入淫中,插弄着肥白无毛的淫。

祝公远起身将书房门关上后,要女儿向前趴在书桌上,把她的裙子脱去,从后面插进女儿的淫内。

正在抽插的时候,突然有人把书房的门推开走了进来,原来是银心正低着头捧着泡好了的茶,拿进来给老爷喝。银心进到房中见到老爷光着屁股,正站在书桌边,前后的摆动着屁股,她“啊!”的一声叫了出来。老爷马上转过来,原来还有小姐,也是光着屁股,正趴在书桌上,老爷的阳具正插在小姐的阴户里。她吓得转身就想走。

祝英台听见“啊”一声后,把头拧转到后面去,正好父亲也转过身去。她看见银心正想走出书房,“爹!快把银心拉回来!”祝公远跑上前把银心拉住。

“老爷!你放了我吧!”银心很害怕的说∶“小姐!你放了银心吧!”

“就这样放你出去,你对其他的仆人说怎么办?”祝英台说。

“小姐!我不会说的。”银心哭着回答。

“你过来,像我一样让爹爹把阳具插进你的阴户里后,我就放你走。”祝英台说完后,就和她父亲一起把银心拖到书桌边来,把银心推得仰卧在在书桌上,祝英台把她的裙子脱去。

祝公远想不到女儿会想出这么好的一个办法来,他把卧在书桌上的银心两条腿分开,只见银心的嫩也是有毛,非常丰满的坟起着,皮肤白如脂,想不到一个下人的皮肤也这么好。张大她的脚,可以见屁股洞就像一个菊花蕾,把手指插进去,感觉得非常的窄和暖和,紧紧的箍着自己的手指。

把手指拔出来,见女儿在旁边正用手按着银心,眼看着自己怎样摆弄银心,就把刚拔出来的手指往她嘴里送去,只见女儿张开嘴,把手指一下子含进去吸吮着,样子、眼神非常的诱惑、淫荡。望着这个美丽淫娃,虽然正有一个女孩张开腿翘起屁股等自已插,但望见女儿那淫荡样子,还是忍不住把她拉过来,吮吻着她的舌头一会。

祝公远吐了些唾液在阳具上,用手把它涂匀在龟头,一下便插进银心的阴户里,因为银心的还很干,痛得银心哭了起来。但渐渐地,抽插了一会后银心也开始挺起着屁股,迎合著老爷的插入。

祝英台看着父亲的阳具正出出入入地插着银心的淫,自已觉得很难受,忍不住把银心手指拉过来,要银心用指插入她的淫内。银心把两指合起来,插入祝英台的淫,一上一下的插着,淫液沿着银心的手指滴到地上。祝英台爬上书桌,将淫坐在银心的嘴上,要她舔,银心舌头伸入去舐祝英台的,又用嘴吮吸阴蒂。

忽然间,祝英台抖簌起来,张着嘴大力的喘着气,用手按着淫,突然一泡尿飞溅而出,喷到银心满口满脸都是。看着女儿高潮的淫荡样,祝公远忍不住也马眼一开,浓浓的精液也同时喷进银心的小内。

这天,当祝英台和父、母亲正在客厅内闲坐的时候,仆人走进来说,马家公子到来拜访。马文财,县老爷之子,年岁约十八,样貌英伟、体格健壮,但神情嚣张、敖慢无礼。喜欢祝英台,但祝英台对他并没有好感。

“伯父、祝伯母、祝小姐,您们好!”马文财一进来,就向各人安。

“马贤侄,稀客!稀客!”祝公远很想巴结马文财,因为马家有财有势,还有意将女儿嫁给他。

“请坐,银心泡茶!”

“伯父,您不用太客气了,因为就快到端午节,家父叫在下送些礼过来给伯父。”马文财说。

“县大人真是太客气了!”祝公远说∶“请贤侄。代我回去好好多谢大人,过两天我也会到府上去,拜访县大人”祝公远接着问∶“贤侄,最近很忙吗?怎不多点过来坐呢?”

马文财说∶“最近是有些事正在忙着。”接着说∶“另外正在托人帮在下办理到杭城念书的事。”

“马公子,要到杭城什么地方念书呢?”祝英台听见马文财说要去念书,自己也很想去念书,所以开口追问着。

“尼山书院。”马文财回答说。

马文财在祝公馆闲谈了一会后就走了。

“爹,我也想去杭城念书。”马文财走后,祝英台对她爹说。

“胡闹,那有女孩子出去念书的道理!”祝公远说完就走进书房去了。

“妈,我想去杭城念书,您帮我求一求爹嘛?”祝英台见父亲不答应,就向母亲撒娇。

祝夫人一听见英台说要去念书,她马上的就由心里高兴了出来。因为假如祝英台去了念书的话,家里少了一个人,那她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;老爷常常出门,剩下她和大阳具儿子,随时都可以插了,想着下面都有点湿了。

“你别焦急,我慢慢的跟你爹说吧!”祝夫人说∶“你回房休息吧。”

祝英台一回到房间,站在窗台边想着,怎么可以说服爹爹让她去杭城念书。突然有双手从后面抱着她,回头一看,原来是哥哥,“哥哥,你坏死啦,吓我一跳!”祝英台说∶“唔┅┅不要嘛┅┅嗯┅┅不要嘛,嗯┅┅唔┅┅好痒┅┅哥哥┅┅你坏死了┅┅嗯┅┅不要嘛┅┅嗯┅┅”

祝文彬在后面拥着她时,用嘴轻咬着她的耳朵,一手伸入她的衣服内抚弄着她乳房,另一手伸了入裙内,摸着她那无毛的淫。

“我听妈说,你想去念书?”祝文彬咬着妹妹耳朵说。

“是呀┅┅唔┅┅好痒┅┅哥哥┅┅你帮┅┅跟┅┅嗯┅┅爹┅┅嗯┅┅爹说┅┅嗯┅┅好吗?”

“爹爹一定不会答应的。”祝文彬边说边把妹妹后面的裙拉高,接着再说∶“而且一个女孩子,人家也不会收你呀!”

“嗯┅┅我┅┅嗯┅┅可以┅┅借你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”这时祝文彬正从后面把阳具插进妹妹的内。“哥哥┅┅啊┅┅你坏死了┅┅”

“妹妹啊┅┅你刚才说┅┅借我啊┅┅什么来着?”祝文彬一边插着妹妹的一边问。

“啊┅┅啊┅┅哥哥┅┅很舒服┅┅啊┅┅啊┅┅插快点┅┅再快点┅┅啊┅┅我快┅┅给你整死┅┅死┅┅啦┅┅”这个荡妹妹这时正弯下身手扶着窗台边的扶手,就这么站着让哥哥从后面插着。

祝文彬的大阳具插得她舒服得连话都没空说,只是在把屁股前后的动着,配合著哥哥插进来时的动作。转过头来望着哥哥,看哥哥的表情是不是也很享受在插她的,看哥哥高潮时的表情。

“啊┅┅哥┅┅啊┅┅哥┅┅你插死┅┅啊┅┅我啊┅┅很舒┅┅服┅┅啊┅┅哥┅┅”她舒爽得在不停低哼着。

祝文彬一边插一边望着妹妹,只见妹妹半弯着身体,双手扶着窗台,回过头来,半眯着眼,一副欲仙欲死的表情,猛喘着气。看着妹这个被征服的样子,不禁大有满足感,更出力地,更加快的插向妹妹的。

“一,二,三,四┅┅十五┅┅三十┅┅六十┅┅一百┅┅一百三十┅┅二百┅┅三百六十┅┅”一边插一边心里在数着,终于数到五百多时,精液像喷泉一样全喷在妹妹的淫里。

“哥哥,我可以借你的衣服穿,扮男装呀!”

两兄妹这时就坐在窗台下,讨论着刚才没说完的事。

“唔!这也是一个办法,走!我们一起找妈妈商量去!”所谓三个臭皮匠,胜过一个葛亮。

后来祝英台假装病得很厉害,祝夫人就对老爷说,要请个郎中回来看看祝英台,于是银心就去请了个男份女装的假郎中“祝英台”回来。老爷一看,这个郎中怎么那麽面熟?

“对呀!就像祝英台的表哥。”祝夫人说。

假郎中开了张不可能买到的药方,最后假郎中说∶“心病还须心药医,小姐要去念书您给她去,她的病就会好了。”

“一个女子,怎么可以出去念书呢?”老爷说。

“您让她女扮男装不就行了吗?”

“她扮了男装,我还是可以认出来呀!”老爷说。

“假如认不出呢?”假郎中说。

“认不出,就让她去。”老爷说。

小姐把郎中帽脱去,跪在地上说∶“谢谢爹爹!”

银心说完了前事后,雨也已经停了,四九说∶“咱们也该帮你家小姐买药去了,不然的话,梁相公可焦急死了。”

又回到尼山书院来了,书院有什么事发生吗?好像听说,马文财快来了呀!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5)

上回说到,银心将前事说完后,雨也已经停了,他们就赶紧的去买药┅┅

四九和银心买了药回来,煎给祝英台喝的时侯,天色已很晚了。梁山伯坚持一定要和祝英台同床而眠,不管祝英台怎么说,也改变不了他。没办法之下,只好要梁山伯另备棉被,因为她睡觉的时候,不习惯与别人同盖一张被。

“贤弟,你的臀部真美呀!”此时,祝英台正和梁山伯在房间,祝英台在床边整理床铺,弯着身躯,圆圆的小屁股翘了起来,扭呀扭的在动着,梁山伯站在后面见了,忍不住的用手摸着说。

祝英台吓得马上回过头来说∶“梁兄,你怎么可以这么无理呢!”

其实祝英台并不是怕梁山伯摸她的屁股,只是怕梁山伯知道她是女儿身。梁山伯的人这么憨厚,不会说谎,知道自已是女子的话,以后态度上就会有一些转变,很容易让其他学生看出来,而传到老师那里去。老师知道她是女子的话,一定会把她赶离书院。

梁山伯盖着棉被睡在床的里面,而祝英台正背着他睡在床的外面。梁山伯今晚觉特别的兴奋,因为他正睡在自己心爱的人身傍。在“草亭”第一天遇见祝英台,梁山伯已深深地被这个“美男子”吸引住了。今晚想不到可以和心爱的人睡在一起,所以他兴奋得很,情不自禁地,伸手进祝英台的棉被内,摸了祝英台的屁股一把。

“啊!梁兄,你再这么无理的话,我可要生气了。”祝英台发觉臀部,又被梁山伯的手摸着。

“贤弟,对不起,愚兄再也不敢了。”梁山伯把手缩回后说。

突然祝英台又发觉,怎么张床一直在轻轻的抖颤着、摇动着?她发觉好像是在梁山伯那边传过来,和感到梁山伯轻轻的喘急的呼吸声,有一些呼吸气,还喷在自己的后脖子上。

她回望过去,只见梁山伯闭着眼、张着嘴,喘急的呼吸气由口里喷出来,而棉被的下方正急速的上下摆动着。这小淫娃一看就知道,梁山伯正在手淫。她见梁山伯那麽难受,就轻轻的转过身体来,把手从自已的棉被伸到梁山伯正在摆动着的棉被内,一手把梁山伯的阳具捉住。梁山伯马上睁开眼,瞪着她。

“我帮你吧!”祝英台说∶“但是你不可以摸我的身体。”

祝英台叫梁山伯过她这边来,她自已就下了床,跪在床边,把梁山伯的阳具含进嘴里,上下的摆动着自己头,一直弄到梁山伯把精液喷出来。她将精液全部吞进肚子里去,还伸出舌头,把嘴唇边的精液舐干净,拿棉被擦了擦嘴吧,然后叫梁山伯躺回里面去睡。

梁山伯躺回里面,不到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祝英台吮着梁山伯阳具的时候,自己的淫里骚痒得难受死了,淫液不断的流出,几乎透过裤子滴到地面了,真想脱掉裤子爬上去,坐在梁山伯身上,把大阳具插进淫里,但是她又不能这样做。

躺回床上,淫里的水还一直在流着,当她听到梁山伯的鼻鼾声时,就马上把手伸进裤里抠着自已的淫,并起两指插进自已的淫里。插弄了一会,欲火还是消不去,她就爬起来跑去银心的房间,见银心仰卧在床上,已经睡着了,她把自己脱光了,爬上银心的床,一屁股的坐在银心头上,把淫对着银心的嘴。

“哗!谁呀?”睡的好好的,忽然觉得有人坐在头上,银心惊得叫了起来。

“是我!,快帮我舔舔。”祝英台说完后,一前一后的摆动着屁股,把淫在银心的嘴唇上磨上磨下。银心只好伸出舌头,舔着祝英台的淫,淫液流得银心满嘴都是。

祝英台叫银心也把衣服脱去,然后自已翻过身去,压在银心上面着,两条腿分开,把淫对着银心的嘴,她自的头也对着银心的帮她舔,还把手插进银心屁股洞里拒弄挖掘。

当她们在你舔我、我舐你的时侯┅┅

四九因为膀胱里面储满了水而醒了,起床想往厕所里去,经过银心房间时,听见好像有一些奇怪的声音,就轻轻的推开房门,见到怎么有个两个没穿衣服的人,互相倒转着身体,你舔我、我舔你的。仔细一看,咦?上面的不正是祝英台吗!这两个淫妇,怎么这么荡呢?三更半夜不睡觉,在这里互相的磨。

他轻轻的也把自已的衣服脱去,走到床边,一手把祝英台的头发抓住,拉起来。祝英台正在舔着银心的,忽然被人抓住头发拉起头来,吓了一跳,一看∶“四九?”

银心也正在很专心的舔着小姐的,忽然听到小姐叫了声“四九?”就抬起头来一看,真是四九!见四九一手抽着小姐的头,一手拿着自已的阳具,一下就插入小姐的嘴里。

祝英台被抓住头发拉起来,叫了一声“四九┅┅”嘴都还未合上,又被四九往外一拖,一个阳具就塞嘴里了,接着一大泡液体由四九龟头喷出,直射往她咽喉里去。满嘴的一泡尿,很多由两边口角,沿着下巴向脖子、胸部、肚子一直流到淫,银心正躺在小姐的淫下,那些尿也流到她满嘴满脸都是。

“哈!哈!哈!荡妇!味道怎样?”四九看着祝英台,被他抓住头发,像狗一样四肢爬在床上,嘴吧含着自已的阳具,满口尿液,脸呛得通红,虐待狂的心理不禁涌现出来。

四九本身是个下人,没受过怎么教育,字也不会几个,以前玩的女人不是丫鬟就是妓女,现在有个千金姐爬在他前面饮他的尿,那种奋的心情,真非笔墨所能形容。

他尿完了后,还继续很粗暴的扯着祝英台的头发,把阳具在祝英台的口里抽着,“荡妇,臭!快帮我含大它!”一边抽着,一边骂着祝英台。直到阳具硬了后,从祝英台口里拔出来,把祝英台翻回身,仰卧在床,把她双脚抬高,搁在自已的肩膀上,拿着阳具一下子插入祝英台的淫里。

“我操死你!我操死你!臭!操死你!小淫娃!”很疯狂、很粗暴,很一边插,一边骂,一边的用手打她两边的臀部∶“我操死你!我操死你!”

祝英台被一泡尿射进来时,觉得很生气,但是后来被四九一边粗暴的、疯狂的插着,一边粗言秽语的骂着,不禁越来越兴奋,淫液泄了又泄,高潮一浪接一浪的。

她一生人娇生惯养,从来未试过被人骂,被人打,每个人对她千依百顺,她要什么有什么,男人见了她像狗一样温驯。今天被四九这样打她、骂她,使她得到前所未有的兴奋,她的被虐待狂心理,这就被诱发了出来。

“快操死我!啊┅┅操┅┅啊┅┅死┅┅我┅┅我是荡妇┅┅”祝英台断断续续的叫着∶“我┅┅啊┅┅是┅┅嗯┅┅淫娃┅┅我爱┅┅嗯┅┅大┅┅阳具┅┅大┅┅嗯┅┅力┅┅”

银心见四九在小姐口里小便,吓得呆了,又见四九很粗暴的狂插小姐,不知所措地坐在床角,后来见小姐越来越兴奋,还说出粗秽的语言来,又见四九的阳具一出一入的在小姐淫里插着,自已的淫也不禁又骚痒起来,就用手去抠着它。

四九望着祝英台的淫样,一边插,一边骂,一边的用手打祝英台,见祝英台的样子,双眼翻白,张着嘴,一行唾液从口角边流出,就知这个千金小姐已被他的阳具插到开心得,像失魂落魄似的,双眼翻白,高潮迭起。

抬起头来见银心正在床角自慰,不禁虐待心又起,“银心!坐上你家小姐头上来。”四九命令着说∶“把你的淫对着她的嘴,撒泡尿给她,刚才她还未喝够呢!”

银心怎么敢爬到她小姐头上尿尿呢,所以望了望四九和小姐也未敢动。

四九大力的一巴掌打在祝英台的屁股上,说∶“快叫银心过来!”

“银┅┅心┅┅”祝英台说∶“过┅┅嗯┅┅来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坐┅┅嗯┅┅我头┅┅上┅┅嗯┅┅嗯┅┅来。”

银心爬过去背对着四九,双腿分开,跪坐在祝英台头上,淫对着祝英台的嘴。

“尿啊!快尿啊!”四九分一只手出来从后挤弄、抚摸着银心的大乳房,并催着说。

“我尿不出啊!”银心说,淫液不断地从阴壁两边流出,一时还未有尿意。

银心心里也感觉特别的兴奋,看着自已胯下的小姐,平时高高的在上,现在竟躺在自已胯下,张着嘴等喝自己的尿,想着想着,尿道一松,一泡尿就由阴户流出来了。祝英台赶忙把头抬高一些,张大嘴,把银心的尿液一滴不漏的全喝进肚句里。

银心尿完后,四九把祝英台的双脚放在地上,大大的分开,叫银心也下来,双脚站在地上,俯扑上祝英台的身上,双脚也大大的分开,然后拿住自已的大阳巨,由后插入银心的。插了一会后,拔出来插入躺在下面、张着大腿的祝英台的。

这样一会儿插银心的、一会儿又插祝英台的,最后终于也忍不住了,俯在银心背上,屁股抽搐着,龟头上的小嘴一开,精液就送进银心的淫里,三人就这么趴着睡着了。

天快亮的时侯,四九先醒来,发觉自己正抱着银了心躺在一起,而祝英台还双脚在地的仰卧的躺着在床沿,肥白无毛的淫高高的向上挺起,上面一片干了的精液污积,阴阜有一些红肿,小蓬微微的张着,阴唇反在外面,忍不住用手指插入里面,很温湿很暖。

这时祝英台也醒了,见四九还在弄她的淫,就说∶“快回去吧!梁山伯也快起来了。”

四九站起来,又觉得有点尿意,就把祝英台拉起坐在床边,把阳具往她嘴里送,祝英台张开口含着四九的阳具,把尿全喝了。

这一天,祝英台正在房间书桌边,收拾整理书桌上的书的时候,“小姐!小姐!”银心慌慌张张的走房间。

“怎么事这么慌张?”祝英台皱着眉头望着她问。

“听他们说,马公子,马文财来了。”

祝英台听了心里也有一些担心,因为马文财知道她是女子,而且马文财此人性格极端之乖僻,做事任意妄为,目中无人,来了不知会发生怎么事?就对银心说∶“你见到马公子,就请他过来我这里吧!”

马文财并不知道祝英台也在尼山书院,此时正和老师在老师的书房闲谈着。

到底马文财来了,又会发生什么事呢?下回再说了。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6)

上回说到银心告诉祝英台,马文财已到了尼山书院,祝英台叫银心有机会,就请马文财到她房间来见见面。

马文财因为有些私事要办,所以直到现在才来尼山书院上课,现在正在老师书房,办理一些文件手续,以及和老师了解一下书院的情况。办完了入书院的手续后,和老师闲谈了一会儿,马文财就向老师告辞,回自己的房间休息。

“马公子!”马文财行到自己的房间,刚想把门推开的时候,突然听见有人唤他,回头一看∶“银心?”马文财一见银心觉得很奇怪,接着说∶“咦?你怎么在这?”

“我家公子请您到他房间一见。”

“文彬也来了尼山书院念书吗?”马文财很惊奇的问。

“马公子,请您跟我来就知道了。”银心领着马文财进了祝英台的房间。

“马公子,您好!”祝英台向马文财打了个揖说。

马文财一见祝英台觉得很面善,再仔细一看∶“祝小姐,祝英台?”马上很高兴的走过去,两手抱着祝英台的腰说∶“真是你吗!你怎么会在这儿呢?”

祝英台轻轻的把他推开,退后一步说∶“请您放尊重点,我也是来书院念书的。”祝英台接着说∶“因为书院不收女子,所以我只好女扮男装。请马公子,在别人面前,不要把英台是女子之身说出来。”

“哈!哈!哈!”马文财笑着说∶“这没问题。”

马文财来了书院,不经不觉的也快半年了,在这半年中,他见祝英台和梁山伯的关系很好,经常的在一起,而对自已总是不理不睬的,心理充满妒忌,想找机会和祝英台单独相会,但祝英台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着他。

这一天,所有学生都很忙碌地清理打扫书塾,把书塾的书桌、地板、墙壁、天花擦洗干净,把书桌搬开,腾出一个大厅来,老师将孔夫的书像挂到厅中的墙壁上。因为明天是孔夫子的诞辰,老师要把书塾整理清洁,腾出地方来和学生们一起拜祭孔夫子,整理得差不多后,老师叫了梁山伯和四九,和他一起去市镇买些香烛,和一些拜祭所需的祭品。

祝英台把书塾擦洗干净后,自己已累得香汗满脸,看看也差不多了,就和同学打了声招呼后,就和银心回房,叫银心打桶水给她洗澡。银心把水打好了后,又回去帮忙清理。

马文财见梁山伯和老师走了后,不之,又见祝英台满头大汗的和银心回房,他知道祝英台一定是回去洗澡休息,所以他也悄悄地跟在祝英台和银心的后面,见银心打了水后又出去了,他就爬在祝英台房间的窗上,轻轻的把窗弄了一个小洞。

这时祝英台已把衣服脱去,正站在桶边对着墙上的镜子,只见一身光滑白晰的肌肤,一双很均匀的乳房坚挺着,乳头粉红,腹下的阴户光滑如小女孩,阴阜坟起,中间一条小窄缝,双腿秀长而美丽,对着镜子,双手正在抚摸自已双乳,抚摸了一会,又把手伸至阴户上磨擦,接着把一脚抬高踏在桶上,把手指插入阴道里抠弄。

马文财想不到祝英台这么淫荡,竟然会对着镜子自摸起来,看得自己的阳具也竖起了,就悄悄到绕到前面,轻轻的推开祝英台的房门,从后一把拥着她,抓住她的乳房说∶“小淫妇,我还以为你很清高,原来是这么淫荡。”双手大力地抚弄着乳房,接着说∶“让我来帮帮你吧!”说著又把手伸到她的阴户里。

祝英台正在自抠得高兴的时候,突然给人从后抱着,按着自已的乳房,不禁吓了一跳,后来知道是马文财,就想挣开马文财的抚抱。但马文财是练过武的,而且男子的气力也比她大,哪挣得脱,给马文财大力的抚弄着乳房,又粗暴地用手指插入阴道,不觉被虐待的心理又起了,有一种被强奸的感觉,很刺激、很兴奋,慢慢的也就不反抗了。

当马文财脱下裤子时,她就转过身,跪下用手握着马文财的阳具,想放进口里,但是一看,怎么这么小?才三寸半左右,她就以为还未大,就用手上下的套着希望它会再大一些,但套了一会还是这么小,她就抬起头问∶“嗳!你的东西怎么这么小呢,能不能弄大点呢?”

马文财一听,脚一伸就把她踢到床边说∶“你这小贱妇,你说什么?”

马文财因为阳具短小,经常被人嘲笑,所以很自卑,因此行为才那麽古怪乖僻,但无论阳具长短也会有性欲,他原以为祝英台是个黄花闺女,未见过男人生殖器,不会知道或在乎阳具的长短(哪知这小荡妇所见的都是大阳具,就是她爹爹的比较短,也有六寸长),马文财的自尊心不禁受了很大的伤害,想不到心爱的人也会嘲笑自己阳具短小。

“哈!哈!哈!”祝英台给他一脚踢至床边,不禁气极而说∶“你还想向我爹提亲,把你那个小东西拉长多六寸再来吧,哈!哈!”

“好!我就一定要娶你回来,让你后悔你今天所说的话。”马文财说完后,穿回自已裤子,就走出了祝英台的房间,当天就离开了尼山书院。

梁山伯和四九陪老师买了香烛和祭品后,老师见他们拿了那麽多东西,就叫他们先回书院,而自已还要到庙里去,找住持商量订购一些斋菜的事。

回到书院,梁山伯叫四九把自己买的文房用品拿回房间(难得上一次市镇,所以陪老师买香烛外,自己也买了些文房用品),自已拿着香烛和祭品去老师房间。到了老师房间门口见门关上,知道师母正在房内,就举手敲门说∶“师母!请开门。”

“谁呀?”师母在房里问。

“是学生梁山伯。”

“你等一下。”师母回答后,等了一会儿,师母就把门开了。

师母年龄大约四十五、六左右,身裁丰满而略肥。门打开后梁山伯见师母,双颊如涂抹脂粉似的,双眼笑意盈溢,身上只披了件晨袍,腰身束了带,双乳微微的起伏着。

师母让梁山伯进来后,随手又把门关上,叫梁山伯把东西放一边后,请梁山伯坐下,泡了杯茶,她自己也在梁山伯对面的椅子坐着,坐下时双腿张开,晨袍的下摆打开着,只见师母晨袍里面什么都没穿,那只肥大的阴户整个的就现了出来,上面长满了黑墨墨的阴毛,中间乌黑的阴唇大开,阴毛和淫内一片潮湿。

原来师母见老师到市镇去,就拿出了上次她和老师去广州时,自已偷偷买的“角先生”出来自娱着。因为老师已很久没有和她行房了,她这个年龄正是情欲最旺盛的时候,可能是这几天月事快至了,忽然觉得欲念高涨,老师又正好出去了,只好把衣服脱光了拿出“角先生”来自娱着。正自弄得香汗淋的时候,突然听见梁山伯敲门,随手披上件晨袍就去开门,见梁山伯齿白唇红的站在门外,望着梁山伯的俏样貌,幻想着梁山伯用他的阳具插进自已的淫,未消的淫欲不禁更加高涨,淫内更觉骚痒难堪,便想引诱梁山伯。

梁山伯见师母坐下后,整个肥大的阴户露了出来,不禁看得傻了,自己这么大个人只见过一次女人的淫,那就是自已母亲的。那一次他从书塾回来经过母亲的房间,见母亲正睡在床上,胸部上盖了张棉被,下身双腿大张,淫一片潮湿,阴毛像沾了一些精液似的黏成一堆堆的(梁夫人那天刚和四九快活完,没想到梁山伯这么早回来),他离远的看了一眼后就离开了。

今天见师母的淫就在面前,不禁好奇的直望着。

“梁山伯你在看什么嘛?”师母见梁山伯望着她的淫,笑笑地娇嗔着说。

梁山伯一听到师母的声音,脸一下子就红到脖子上,口吃吃、很尴尬的说∶“对┅┅不┅┅不┅┅起┅┅师母。”

师母见他尴尬的样子,满面羞红的煞是可爱,淫里越骚痒得难受,“你喜欢看师母的阴户吗?”师母说著将两腿更大的张开∶“跪过来师母的面前吧!”说完用手把梁山伯拉至跪在她前面,用手把自己的淫两边掰开说∶“师母掰开它让你看清楚。”

梁山伯被师母拉至面前,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见女人的阴户,师母的阴阜长满了又黑又粗的阴毛,一直长到后面肛门上;阴唇肥厚乌黑,阴户内满布淫液;阴壁看上去鲜红嫩滑,顶上凸起一粒很大的阴核;掰开的阴户下面像有一个很黑很深的洞。好奇的用一只手指插入去,感觉很宽很深,就改用四只手指插进去,感到阴刚好把手指含着,便使劲地用力一下子插进去。

“嗳哟!山伯,你想把师母插死吗?”一下子插进去,师母痛得叫了起来,把他的手拉开后,按他的头凑向淫说∶“待会儿再让你玩师母的,现在先用你的舌头舔舔它。”

梁山伯伸出舌头舔向师母的,感到味道膻膻腥腥的,带着点咸味。

“嗯┅┅对┅┅对┅┅舌头再伸进点┅┅嗯┅┅啊┅┅舔舔师母顶上的红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用嘴吮它┅┅呀┅┅呀┅┅对对┅┅就是┅┅嗯┅┅这样┅┅好好┅┅用舌头嗯┅┅嗯┅┅”师母快活得双腿夹着梁山伯的耳朵,两手紧按梁山伯的头压向淫里,屁股坐在椅子上,前后的磨动着挺向梁山伯的嘴。

梁山伯舔着师母的淫,感到师母的淫味道很难受,除了淫液膻膻腥腥的外,阴还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,但见师母那麽兴奋,只有继续的舔。

师母让梁山伯舔了一阵她的淫后,趐麻的感觉令她实在忍不下去了,急忙把梁山伯拉起来,脱了梁山伯的裤子,把他的阳具拿在手里,见梁山伯的阳具还未硬,便用手轻轻的套着,又放嘴里吮着舔着,一手轻抚玩着梁山伯的肾囊,阳具含进口里,手在阳具上猛套。

梁山伯被师母把他的阳具含在口里吸吮以及抚弄他的肾囊,他也开始兴奋起来。一会果然见梁山伯的阳具渐渐胀大了,师母就将自已两腿举起,搁在椅子的扶手上,把肥肥的阴户高高的挺起,用手抓着梁山伯的阳具,插进她淫的阴道里。

阳具插进师母的淫里抽送了一会后,梁山伯觉得很不过瘾,宽宽松松的没有压迫感,就要肥师母翻过身去,站着弯下身双手抓着椅子扶手,把她的晨袍脱去,再从后抽插她的淫,一边抽送,一边抚摸着她的大屁股。

梁山伯见师母的屁眼随着他抽插着淫时,也在一张一缩的煞是好看,不由得用手掰开屁眼。只见师母的屁眼很窄,像一朵还未开的菊花蕾,里面还有一些黄黄的污秽物,梁山伯伸出舌头舔向师母的屁眼,把那些污秽物舔舐干净后,又用手指沾了些里流出来的淫水,插入去一进一出地捅弄着。

肥师母淫正被干得爽着的时候,谁知梁山伯又去玩弄她的屁眼,不单用手指去插,还用舌头去舔舐,开始时她也感到很刺激,因为从未试过有人舐过她的屁眼,开心得“嗯┅┅嗯┅┅山┅┅伯┅┅嗯┅┅臭┅┅臭┅┅好┅┅嗯┅┅脏┅┅嗯┅┅好┅┅嗯┅┅呀!”地大叫,扭动屁股呻吟起来。

两个淫洞同时被梁山伯抽插着,师母乐不可支,魂魄也几乎飞出窍了。谁知才“嗯┅┅嗯┅┅”哼了几声后,“啊┅┅痛!”突然的呼痛起来。原来梁山伯此时把阳具从淫里拔出,转而往她屁眼插进,一阵撕裂的痛楚由屁眼传来,不禁大叫起来。

只见梁山伯按着她肥大的屁股,阳具毫不怜香惜玉的在屁眼里大肆捣弄,肥窄的屁眼,紧紧箍住梁山伯的阳具,屁眼内像有一把嘴那样吸吮着阳具,暖暖窄窄的好舒服。梁山伯在屁眼抽送了二十来下后,屁股一阵抽搐,扑在她背上,精液就射进她屁眼里去了。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梁山伯和祝英台在尼山书院很快的又过了一年了,在这一、二年间,祝英台的父母已寄了很多封家书来,催她回去,但祝英台在尼山书院过得这么快活,每天和梁山伯一起念书,晚上和四九及银心玩着那插事,哪想回家呢?

但今天收到寄来的家书上说母亲病重,无论如何要她必须赶回去,祝英台和银心商量后,决定还是先回家去,看看母亲,但她心里舍不得梁山伯,很想告诉梁山伯她是女子,然后和梁山伯一起回家成亲,但这样的事怎么可以由女孩子向男孩子先提出呢?终于她想出了向师母说出自已是女子之身,由师母代做媒人,向梁山伯说明,要他尽快的去祝家庄提亲。师母原来也早已看出祝英台是女扮男装,并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梁山伯和四九一起送祝英台和银心下山,沿途祝英台曾多次暗喻自已是女儿身,但梁山伯这个呆小子,一心只想着爱这个好贤弟,祝英台的暗喻,他也只以为他的好兄弟把他比喻为女子,开他的玩笑。

沿途行行说说的,很快就到了他们相遇的地方,南山路旁的草亭。梁山伯送到此就要和祝英台分手了,俩人不禁有点依依不舍,毕竟三年的同窗,大家一起已互生情素,祝英台见梁山伯一直都未明白她的心事,忍不住抛开女孩的矜持,亲口向梁山伯许九妹。

“劳君远送感情深,到此分离欲断魂,一事在心临别问,梁兄可有意中人?”祝英台问。

“愚兄生长在贫门,无势无财怎订婚,学业未成名未就,哪有意中人。”梁山伯回答着。

“既是梁兄末订婚,英台有个九妹守闺门,梁兄如有求凰意,有我为媒事可成。”祝英台说。

“上前先拜谢媒人,贤弟情深意更深,待愚兄学业有成,名利就时再说吧。”梁山伯说完后,和祝英台临别依依的,大家含悲忍泪的分了手。

祝英台回到家后才知道,原来只是父母骗她回来,要将她许配给马文财,她听了后就想离开家门回尼山书院去,但她父亲却把她关在楼台上不许她下来。

晚上她父亲亲自上楼去劝她说∶“英台,为父帮你订的这门亲,非比寻常,可是天大的喜事呀!”

祝英台见她爹上来,就撒着娇的扑在爹爹身上说∶“爹,我不嫁。”用一条腿伸在她爹的胯间,磨动着他的阳具,接着说∶“女儿愿意侍候爹终老一生。”

祝公远给这个荡女儿抱着,大腿磨着自己的阳具,欲火慢慢的又升了起来,将手伸进女儿衣服内,抚摸着女儿的乳房说∶“这是什么话,女子焉有终生不嫁之理!”

“女儿就是嫁也不嫁给马文财。”祝英台说著,用手隔着裤子套着她爹已发硬的阳具。

“我明白了,你在杭城读书时,做了什么?说!”祝公远大力的按着女儿的乳房问。

“嗯┅┅爹你轻点嘛!女儿爱上了梁山伯。”祝英台回答说。

“怪不得劝你不听,原来你这荡娃在外有了儿女私情。”祝公远生气的说∶“马家有财有势有媒聘,梁山伯他与我祝家难联姻。”

“爹,女儿心已定。”祝英台把她爹推开说。

“我已将你许配马家,择日接聘,万难更改,你不嫁也得嫁。”祝公远说完后生气的走了。

梁山伯自从送了祝英台回去后,一直都闷闷不乐的,因为挂念着祝英台,今天还卧病在床。这时师母走进来看他,坐在他床边说∶“你这几天心神不定,闷闷不乐的,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
“我有点想┅┅想家。”梁山伯说。

“想家?想家就请几天假回去吧。”师母说。

“不要了,不要了。”梁山伯回答着说。

“上前含笑问书呆子,”师母笑着问他∶“一事离奇你试猜,到底是男还是女?”

“师母说的是谁呀?”梁山伯不明的问。

“你三载同窗的祝英台呀!”师母拿出玉环说∶“她临行还含羞取出玉环,求师母做媒。”

“英台有妹似英台,自为媒配不才,”梁山伯含笑地说∶“临行她已当面说,有劳师母到书斋。”

“英台是女裙钗,师母跟前自认来,”师母说∶“儿女私情谁肯说,你书呆毕竟是书呆。”

“啊!祝英台真是个女的?”梁山伯大声的问。

“是啊!”师母回答说∶“你两个既有婚约,你应该早去提亲,明天早上禀明老师,下山访英台吧!”

“多谢师母!”梁山伯含泪的说。

梁山伯一心要把英台访,离了书房下山岗,眼前全是旧时样,回忆往时悲又伤,同窗三年情错种,竟不知英台是女红妆。英台呀,英台,你这个媒呀做得错呀!做得真错。急急忙忙把路赶,恨不得插翅飞到她妆台。

“小姐,”银心领着梁山伯上楼台对小姐说∶“梁相公来了。”

“银心,给梁相公沏茶。”祝英台对银心说后,就请梁山伯坐下。

两人一个是满心欢喜情难禁,一个是满腹心事口难开。祝英台看到梁山伯,满心欢喜,自己心爱的人来到了,三年的苦忍,今天终于可以和心爱的人抚抱在床上蜜意缠绵。梁山伯见了祝英台,满腹心事口难开,想不到自已心爱贤弟,竟会变了女红妆,他一时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。

“小弟与令兄有八拜之交,今日特来拜访,请问令兄何在啊?”梁山伯心里还存有一丝希望说。

“梁兄,你仔细的看。”祝英台说著向前走了几步。

“你┅┅?”梁山伯很心痛的说。

“我就是英台呀!三年前我想去读书,就改扮男装,”祝英台接着说∶“不期与梁兄相遇,三载同窗多蒙照顾,英台感激不尽。”

“贤弟,哦,念书时候我们以兄弟相称,”梁山伯望着祝英台说∶“如今你这一身打扮,我该称你贤弟,还是┅┅”

“读书时节我女扮男装,理该兄弟相称,如今不妨改称兄妹。”祝英台说。

“如此,贤妹。”

“梁兄。”

梁山伯打了个揖叫了贤妹后,就一直心事重重的低着头的坐着,再没说一句话。

祝英台见梁山伯默默无言的坐着,她就先开口说∶“梁兄此来,可是为了我家九妹的事?”

“你家九妹┅┅可好?”梁山伯问。

“梁兄,你道九妹是哪一个?”祝英台开心的说∶“就是小妹祝英台。”

“啊?就是你啊?”梁山伯说。

“无奈是爹爹要把我终身许配给马文财。”祝英台气愤的接着说∶“梁兄你快回去,把你家花轿先来抬,杭城请来老师母,祝家厅上坐起来,你我有媒也有聘,白玉环与蝴蝶坠,为何不能夫妻配?”

“贤妹句句知心话,梁兄无福份,贤妹你还是嫁给马文财吧!”梁山伯伤心的说。

“梁兄,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?”祝英台奇怪的问。

“我只道我们兄弟俩,身心相照成佳偶,又谁知英台是红妆,”梁山伯吐着血说∶“我满怀悲愤向谁诉?我满眶热泪流与谁?一场好梦匆勿醒,万丈情丝寸寸灰,从今不到钱塘路,怕见公鹅成双对。”

“梁兄,这都是我把梁兄累。”祝英台到这时才知道梁山伯有龙阳之癖,是自己扮男装害了他。

“我为你泪盈盈,终宵痛苦到天明。”梁山伯一边吐血一边说。

“我为你气难平,几次伤了父女情。”祝英台也流着泪说。

“我为你碎了心,哪有良药医心病。”梁山伯接着说∶“心如火,手如冰,玉环原物面还君。”说完后很伤心的和四九离开了祝家庄。

“小姐,小姐,不好了,梁相公他┅┅”银心和四九飞奔着上楼台,对祝英台说。

“梁相公他怎样呢?”祝英台焦急着问。

“梁相公他死了!”银心回答。

“梁兄啊!我哭,哭一声梁兄啊!”祝英台很伤心的哭着说∶“楼台一别成永诀,小妹害你把命送,梁兄啊!虽然空做阳台梦,小妹只希望来生能和梁兄,再做一对夫妻。”接着问四九∶“你家相公下葬了没有?”

“已经埋在南山路旁了。”四九说。

“四九,你过来。”祝英台和四九耳语一番后就叫四九先回去。

“花轿已经上门了,你们怎么还不替小姐打扮起来?”祝公远上到祝英台楼台房间,见祝英台还未妆扮,就对着站旁边的仆人说。因为今天马家就来迎娶祝英台,花轿已到了门口。

“英台啊!马家花轿到了门口已经半天了,事到如今难还要退亲不成吗?”祝夫人也在旁边说。

“退亲倒不用,我根本就没答应这们亲事。”祝英台说。

“英台你┅┅”祝公远气得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你看你,有话慢慢的说嘛!”祝夫人说。

“爹爹一定要女儿上花轿?”祝英台问。

“花轿已经上门了,还有什么一定不一定。”祝公远说。

“也好,女儿就依从爹爹,但爹也要依我一件事。”

“说吧!”祝公远说。

“轿前二盏白沙灯,轿后三千银纸锭,花轿先往南山旁,英台要草桥镇上祭兄坟。”祝英台向她爹说,祝公远最后也没办法,只好答应她的要求。

“梁兄啊!楼台一别成永诀,人世无缘同到老,原以为天从人同到老,谁知姻缘薄上名不标,实指望大红花轿到你家,谁知白衣素服来节孝。”祝英台的花轿已抬至南山旁,此时正在梁山伯的坟前哭祭∶“梁兄啊!不见梁兄见坟台,呼天唤地唤不归,英台立志难更改,我岂能嫁与马文财,梁兄啊!不能同生求同死。”

此时忽然括起大风,只见梁山伯的坟墓突然爆开,沙尘满天,所有抬花轿和随从都伏在地上,只见祝英台走进了梁山伯的坟墓,接着坟墓又合起来。此时烟尘已没有那麽大了,大家抬起头只见有两只大蝴蝶从坟墓边飞起来,所有人这时就只望着蝴蝶,越飞越远,大家都说那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所化的。

故事好像到此就该结束了,但┅┅

在某个乡间,某间屋里。

“四九,快来插我呀!”

“不,四九先插我!”

“先插我!”

“我是小姐,我说的才算,四九快来!”

咦?这声音,怎么那麽像祝英台和银心呢?

故事到此才真的结束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谢谢大家!离开的时候,记得把地上的卫生纸捡起来。

终于,第六章就把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全写完了,在这里很谢谢大家给我的评语,小弟实在愧不敢当。这篇改写的文章,只想大家看得开心,看得过瘾。

再一次的说声∶谢谢大家!谢谢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这是小弟头一次写的文章。为何会拿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来改写?无他,因为我觉得这个故事中的人物、情节大家都很熟悉,不用加太多的描述。就如网上这么多人喜欢将《射英雄传》改写,将可爱的黄蓉变为人狗可奸的淫妇。

大家坐在电脑旁看得兴奋到将个keyboard顶起,搞到个monitor黏呼呼!何解?因为金庸先生的《射英雄传》大部份人都会看过,故事中的情节、人物大家都很熟悉,看了会有一种代入感。所以小弟也拿了个大家熟悉故事来玩玩!请诸位大哥、大姊指点,指点!!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1)

告别了父、母亲后,祝英台和丫鬟银心不觉已来到了钱塘道上的草亭旁,可能是时间还早,钱塘道上行人也不太多。

“银心,我们就在这歇歇腿吧。”祝英台回过头对在后抬着行李的银心说。

“好的小姐,我可真累死了!”银心一边擦着汗一边说。

“唉!你怎么还叫我小姐呢!”

“对不起!对不起!相公。”银心笑着说完后,就走到了路边的树下休息。

“相公,这儿离那尼山书院到底还有多远呀?”突然有把声音在草亭那边响起。

“大约还有十八里,歇会儿吧!”接着另一把声音回答着。

望过去,只见草亭内正有一位年约十七、八岁的书生坐着,身穿青蓝色的布衫,头带浅黄色方巾,面如扑粉,齿白唇红,双眼有神,英俊中带有一点憨直的正气。

刚才发问的那个人正坐在亭外的行李担架上,一看就知是那书生的下人,虽然也长得眉清目秀,但眉宇之间看上去总给人一种淫邪轻浮的样子。

“看人家三五成群的,咱们就两人,要是有个伴多好啊!咦?相公你看前面有两个人,可能也是到杭城去,我过去问问看。”这书僮说完后就跑过去银心那边∶“喂!你们到哪去啊?”

银心见他这么无礼,就别过脸去不理他。

“喂!你是个哑巴吗?”边说边推了银心一把。

“你才是哑巴呢!”

“唉呀!原来你会说话呀!对不起,对不起!恕我冒失了,对不起!”

“好啦!好啦!”银心说。

“我叫四九,我们是从会稽白沙冈来的,我家相公到杭城尼山念书去的。”

“那好极了,我们也是去尼山念书的。小姐┅┅”

“小姐明明在家,你提她干嘛!”

“我是想小姐如果能跟我们一起出来念书,那该多好啊!”

“哦!是呀!”草亭里那书生这时也走了出来,向着祝英台说∶“敢问,兄台也是到尼山去的吗?”

“是的。仁兄也是吗?”

“是的。请问尊姓大名?”

“小弟姓祝,草字英台。”

“喔!祝兄。在下梁山伯,我们中途相逢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梁山伯和祝英台相遇后,因年龄相约、说话投机,大家一见如故,就结拜为兄弟,一路同行,好快的就到了尼山书院。

光阴如箭,很快的梁山伯和祝英台在尼山书院念书已过了几个月。这天正好是中秋佳节。晚饭后,所有学生都去后花园赏月,吃月饼、喝酒,大家都很开心的在吟诗作对,天南地北的瞎聊着。

梁山伯今晚的心情也特别兴奋,可能是喝了点酒的关系,心内泛起了丝丝欲念,下面的阳具有点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,但尼山书院除了师母和师母的十三岁女儿丁香外就没有别的女人(他还未知祝英台和银心是女子),只好又拿四九消消欲(当时的书僮,除了陪伴少主读书外,有时少主旅途寂寞,也要献上后庭给少主解解闷)。

他拉了四九向祝英台说∶“贤弟,愚兄可能喝多了酒,有点不舒服,先回房休息了。”

一进入房间,马上就把裤子脱了,只见阳具涨得通红,约有七寸来长,龟头圆大,阳具粗壮坚硬得往上的曲翘着。他将四九的裤子脱了,将他身体弯低向前倾,趴在台面上,翘起屁股。四九虽然是个下人,但是皮肤非常光滑,屁股圆圆的翘起。梁山伯将他的屁眼掰开,弄了点唾沫涂在阳具上,就将他的龟头大力的插进四九窄窄的屁眼中。

四九痛得大声的叫了起来∶“呀┅┅!相公,你慢点可以吗?你想要了我的命啊?”

梁山伯将整个龟头都插进入了后,就开始慢慢的抽插着,同时将双手挠过四九的腰,抓住四九的阴茎,一边抽插,一边套弄着四九的阳具。

“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”四九因为阳具给套弄着,而且梁山伯的鸡巴流出的分泌润滑了屁眼,也开始舒服的叫着。

梁山伯插得越来越过瘾,兴奋得加快用力抽插着,将整根阳具插入、抽出,插入、抽出的做着活塞的动作,一边大声叫着∶“好爽┅┅好爽┅┅啊┅┅好紧┅┅啊┅┅好┅┅爽!好┅┅爽!啊!┅┅我┅┅要射了!要┅┅射┅┅了┅┅啊┅┅!”

当他们正在做得快活的时候,突然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。

“梁兄,你好点了┅┅”祝英台和银心一推开房门,见到眼前的景像马上就呆了∶“你┅┅你┅┅们在做什么?你┅┅你┅┅们怎么可以┅┅?”

梁山伯一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时就停止了抽插,和四九一起来转过身来,望向祝英台和银心。

祝英台和银心呆呆的站着,双眼望着梁山伯和四九。只见梁山伯的阳具还在流着少少的精液,因为刚刚在四九的屁眼内射出,就听见祝英台和银心进来,现在还半软半硬的垂着,一些精液正沿着龟头滴在地上。而四九的阳具因为还未射精,刚才受到梁山伯套弄,约九寸长的阳具还在充血中,棒身青筋毕露,龟头紫红发亮,硬直的维持挺立状态,指向着祝英台和银心,在微微的抖颤着。

祝英台和银心的脸一下子就红到脖子上,二话没说的转身就跑出门外去,出了门后银心好像还有点依依不舍,脸红红的回头望了四九的阳具一下。

她们走了之后,四九把门关上后说∶“公子,你觉不觉得,祝相公他们的羞态有点像女子?”

“别胡说,给祝相公听到了又要生气了!”梁山伯说完后就穿上衣服走进房间休息了。

“公子,公子┅┅”第二天,梁山伯正在房间温书的时候,四九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进来。

“什么事?你看你,慢慢的说吧!”

“我听银心说祝相公病了,病得很厉害。”

“一定是受了风寒,我看看去。”梁山伯说完后,和四九急忙地向着祝英台的房间走去。

“英台,英台,英台怎么了?”

祝英台正睡在床上,一听见梁山伯进来,马上把被单拉上,坐了起来∶“梁兄。”

“贤弟,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受了点风寒,有点发烧。”

“我马上去请个郎中回来帮你看看。”

“不用了,”祝英台说∶“我家传有张药单,一会儿叫银心去帮我买回来,煎服了就好了。”

“来,先让我帮你看看吧。”梁山伯说完后,就想伸手入祝英台的被单拉他的手帮他看病。

祝英台赶忙把被单拉住说∶“不用麻烦梁兄了,我一会儿服了药就好了。”

银心焦急的站在旁边说∶“梁相公,这儿有我侍候我家相公,您还是回房休息去吧!”

“不不不,今天晚上我睡在这里。你放心好了,有我陪伴你家相公。夜里要茶要水,我好随时照应,你和四九快去买药吧!”

“男女授受不亲,何况是同榻而眠呢!”祝英台一时情急的说。

“唉!贤弟怎么把我比起女人来呢?别多说了!就这么决定吧。”

四九一直站在床边望着祝英台,但见祝英台头发有点零乱的垂在额前,两边脸颊红粉扑扑的,嘴唇微微翘起,因为不舒服的关系,满脸倦容,半朦着双眼,娇柔无力地望着梁山伯,就像女人刚做完爱的那种样子,媚态毕现,看得四九的阳具都硬了起来。

“四九,四九!”梁山伯对四九说∶“你在发什么呆,快和银心去买药,回来煎给祝相公服吧。”

“好的,公子。”四九回答着说∶“我去拿点东西就走。”

四九自小是个孤儿,卖了给梁家做书僮。十四岁那年,给梁山伯的母亲梁夫人夺去了童贞,做了梁夫人的泄欲工具(有机会再交待这段情节),因此心理上多少有些不平恒,为了找回点平恒,在外面破坏了不少少女的贞操,玩弄了不少的淫娃荡妇,所以人也比较淫邪和精灵,不像梁山伯这个憨书生,只知为了考取功名而死读书。

四九和银心一起上市镇为祝英台买药,走着走着突然下起雨来了,只见前面有间破庙,只好走进里面避避雨。

银心说∶“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怎么下起雨来呢?”

“银心,过来这边坐一会儿,吃点馒头吧。”四九说完从怀里拿了两个馒头出来,给了银心一个。

四九吃完后,就站起来转过身向后面把裤带解开,接着把阳具拉了出来。银心给他这突然的动作吓得叫了起来∶“哗!你在干什么?怎么这么没礼貌。”

“我要小便呀!大家都是男人,有什么关系呢?”四九抓着阳具话没说完,只见一股黄浊的尿液由龟头的顶端飞溅而出。

银心望着四九的阳具,突然觉得浑身燥热难耐,好像有点发热地发烫起来,小内骚痒得难受,嫩内的淫液不断地涌出来,只想伸手入小内抓抓,或拿什么东西塞进去止止痒,心跳也开始加速,喉咙干燥,呼吸也沉重起来。

你道怎么会这样?原来四九早就怀疑祝英台和银心是女人,今天难得有这个机会和银心单独一起,所以在出门之前他特意回到房间,在自已的行李包内拿了些媚药加在馒头内给银心吃。

四九看着银心满面通红,春情荡漾的样子,知道是药性发生了作用,“你怎么啦?看你满面通红的,是不是也想小便?”四九故意回过身来,将已开始有些发硬的阳具对着银心的脸和鼻。

浓浓的尿液味和阳具所散发出来的臊臭气味,使银心的情欲更加高涨,蜜内充满了湿滑的淫液,只觉双腿发软、浑身无力,身上的汗毛几乎都竖了起来。

四九一把将她抱起∶“来,让我帮你把鸡巴拉出来。”一手就伸进银心的裤子内面,抚摸着银心丰肥而无毛的阴阜,桃源洞口已一片泛滥。四九的手指探入肥嫩而紧窄的缝,上下的揉弄着,又用两只手指轻轻的夹住顶端的阴蒂磨动,缝内黏黏滑滑温湿的淫液,沾濡满了四九的手。四九捧着银心的脸,吻着她的嘴唇,将舌头伸入银心嘴内搅动,吻得银心红霞满脸,显得十分诱人。

银心被四九抱在怀里,嘴吸吮着舌头,鼻孔闻着强烈的男人味,嫩内又给男人的手指揉弄着,只感到全身软绵绵,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,不禁紧紧吮住了四九的舌头,媚眼如丝,手也不自觉地捉住了四九的阳具上下套动着。

“我早就看出你是个淫荡的小淫娃。”四九说著,将抚弄着银心嫩的手拔了出来,将沾满淫液的手指塞进银心的口中,让银心吮食手指上的淫液。看着银心翘起嘴唇,半闭着眼,吮着手指的淫荡表情,四九不禁淫性大发。

将银心的衣服全部脱去后,让她躺在地上,只见一具迷人的少女玉体,半闭着眼睛,嘴巴微微张开,不断的将舌头伸出舔着嘴唇,轻轻的喘着气,呻吟着∶“啊┅┅啊┅┅四九┅┅快┅┅些给我┅┅啊┅┅给我┅┅”

丰满白如膏脂的身躯,一双大而美丽的乳房,粉红色的乳晕,一只手正自抚摸着乳房,乳头已微微的凸起,另一只手正插在阴阜内搅动着。整个阴户光洁无毛,阴阜肥白丰满,如小山丘的坟起,中间只见一条窄窄的阴缝,沾满着润滑的淫液。因为淫药开始发挥作用,银心只觉得淫内有如万蚁在爬动,喉舌干燥,全身发热难受,只希望四九快些用粗壮的阳具插入蜜内止痒。

四九自已也脱光衣服后,便跪在银心双腿中间,两手将大腿分开,俯下头,用手指将肥厚的肉瓣掰往两边,将舌头伸入肥嫩丰满的、粉红色的、溢满蜜汁的阴户内搅动,吸食着流出来的花蜜。湿滑又灵巧舌头,在她敏感的下体,百无禁忌的舔吮逗弄。

银心阴户受到刺激,阴核凸起,两边阴唇因充血而向左右微微张开,濡滑的花蜜溢满了整个阴户,发出淫靡的光泽,为迎接阳具的插入而作好了准备。银心身躯不停的抖颤,内心淫欲的本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,阴穴传来阵阵的快感,银心不住地挺起屁股,希望四九的舌头能更深入阴户内,口中无法抑制的不断发出诱人的伸吟声∶“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四九┅┅快┅┅些给我┅┅啊┅┅给我┅┅快┅┅”双腿不住地有时张开,有时合起,夹紧着四九的头,双手则用力的抚摸着、压迫着自已的双乳∶“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四九┅┅给我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快给我┅┅”

四九抬起头,望着粉脸胀得通红的银心问∶“你要我给你什么?快说呀!”

“快┅┅给我┅┅啊┅┅”

“快说呀!小荡妇,要我给你什么?说呀!”

“给┅┅我┅┅我要┅┅我要┅┅我要┅┅你的┅┅阳具┅┅插进来┅┅给我┅┅”

四九将银心的两腿分开抬起来,巨大的阳具硬生生地插入了银心流满淫液的蜜之中。四九一插入去就感觉到淫通行无阻,原来这个才十五岁的小淫娃,花心早已给人摘了去。

“呀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啊┅┅”银心的淫给四九巨大的阳具一插入去,那份充实感使到阴道一张一合的痉挛起来,阴壁受到阳具的磨擦刺激,淫液马上涌出,快感立至,忍不住心内发出了低沉的伸吟声。

四九用阳具不断地在银心的嫩穴中抽插捣弄,每一下的冲刺,都使到淫内发出“噗叽、噗叽”的声音。虽然银心已非处女,但阴道仍是非常的紧窄,阴璧炽热湿润,吸吮着四九的阳具,每次的抽插,都带来无可言喻的快感。

“呀┅┅好┅┅好┅┅让我破你这小淫娃的臭┅┅呀┅┅呀┅┅死你┅┅死你这臭┅┅”阳具传来阵阵的快感,四九不禁性欲狂发,不断地用力冲刺着银心的淫。每一下的撞击,都使到银心雪白巨大的双乳上下左右的跌荡着,四九的手伸上去紧抓这双迷人的巨乳抚弄着,用口含着乳尖,舌头不断的舔吮着凸起的乳头。

欲仙欲死的感觉,令银心不由全身如抽筋一样的痉挛,不停的颤抖,淫液如黄河决堤般的涌出,高潮一浪接一浪的,阴户内感受着阳具带来的快感,耳边听着四九淫语,淫贱的本性一下子激发了出来。

“好┅┅好┅┅死我┅┅我┅┅我要┅┅你的大阳具┅┅每天都插入我的淫内┅┅我要死┅┅死┅┅了┅┅”

看着银心的反应,四九的性欲更高涨,他将银心翻过身来,只见淫液已浸湿了整个屁股,四九将阳具插入银心的后庭菊花蕾中,猛烈的抽插着。

虽然阳具和肛门都沾满着阴户流出来淫液,但第一次插入带来的撕裂感,痛得银心不禁大声的叫出来。紧窄的屁眼压迫着四九的阳具,一轮急速的抽插后,四九感到就要爆发了,他马上走向前抓住银心的秀发,把银心的脸庞拉近他的阳具,耸动着臀部,将阳具插入银心的口中。

火热的肉棒在银心的口中耸动了一会后,马眼爆发,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银心口内,银心柔顺地将四九的肉棒含着,不断地吸吮,吞下喷出的全部精液。

银心躺在地上,闭着眼睛还不住地在喘气,伸出舌头舔着嘴边的精液,回味刚才的欢愉滋味。四九躺在她身边,双手玩弄着她那对巨大的美乳,望着她那淫荡的表情,不禁好奇地问她的花心到底给谁采了去?以下是银心所回忆的往事∶(下回分解)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2)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谢谢各位的回应,有你(你)们的支持和鼓励,我才有心情写下去。

接着下去的文章,可能涉及有歪伦常的描述,不喜欢看的,请勿clip进去。写文章,很多时候只是文人的一种发泄方式,并不可以照文章上去做。所谓文人多大话,写文章的人太多都大话连篇,不吹大炮,不吹牛B的人,那有想像力,没有想像力的人,跟本写不出好文章。

以上只是小弟个人意见,发发牢骚,请各位大哥大叔大爹大姊大妹大姨妈多多包涵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上回说到,四九知道祝英台和银心是女子,用媚药迷奸银心后,发觉银心已不是原装货,追问后,引述出以下的这段往事∶

祝英台的父亲,祝公远,是城里有财有势的大户人家。祝公远年龄约五十二岁,身材高大,相貌堂堂,但为人刻薄势利,贪财好色。祝夫人年约四十六岁,虽已步入中年,但望上去只像三十多岁,充满了成熟妇女味,玉体洁白如脂,眼角含春,丰乳细腰,洁白的肌肤散发出阵阵的幽香。长子祝文彬年龄十九岁,玉树临风,英俊不凡,性好愚色。小女祝英台年龄十五,貌美如花,体态娇媚,双乳盈握,好奇好学,诗、画、琴、棋,样样通,个性温文儒雅。

祝英台正坐在楼房里,无情无绪意旁徨地望着窗外飞舞的蝴蝶,眉头深锁,满腹心事。

这时银心捧着饭菜进来,“都跟你说我不吃,你还拿来干什么?”祝英台见到说。

“小姐,你一点东西都不吃,怎么行呢!”银心说。

“我不是跟你说了吗?我不吃!我不吃!”祝英台回答着说∶“快拿走!”银心只好又把饭菜捧走了。

这时,哥哥祝文彬走进来∶“英台,你为什么不吃饭呢?”

“哥哥,我不想吃,吃不下。”祝英台心事重重的答着。

“你到底有什么事,不怕对哥哥说,看我能不能帮你?”祝英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“说吧,到底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,哥哥一定尽力帮你。”

两兄妹从小一起长大,感情一直都很好,祝英台平常有什么事都会找哥哥祝文彬帮忙。

只见祝英台突然双颊通红,低下头细声说∶“哥哥,我可能有点不正常。”

“到底有什么事?”

“你知道,前天表姐出嫁,我去了她家帮忙,和她们一起洗澡,一起同榻而眠。大表姐大我一岁,二表姐跟我同年。”

“那有什么问题呢?”祝文彬到现在也听不出祝英台有什么烦事。

“你听我说嘛!”

“好,你说!你说!”

祝英台继续说∶“我发现大表姐和二表姐的下面都长着很多很黑的毛,但我的下面到现在连一条毛都没有,你说,我是不是有病呢?”

祝文彬听完后,差一点笑了出来。他对这个又可爱,又美丽的妹妹,早就有非份之想,今天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。他就假装神色凝重地,皱起眉头说∶“英台,可能是你的内分泌出了问题?所以那里长不出毛来,你到床上把裤子脱下,让哥哥看一看能不能医好它。”

“哥哥,那多难为情呀!”祝英台面红红的说。

“那有什么难为情呢!我是你哥哥呀!我们小时候不也一起洗澡吗?”

祝英台听了,想想也是,就坐在床上把裤子脱下。

丰满洁白,如刚成熟的水蜜桃,阴阜两边坟起,肥胀无毛,阴唇未露,中间只见一条浅红色的肉缝。祝文彬望着妹妹如此美妙的阴户,阳具马上竖起,将裤子撑起如帐篷。

祝英台见哥哥只望她的阴户发呆,就问∶“哥哥,怎么样呀?是不是很麻烦呢?”

“哥哥要仔细的看清楚才知道。”祝文彬说完,用两手分开祝英台肥嫩的肉瓣,露出桃源洞口,洞口非常紧窄,发出一阵阵的处女幽香。顶端只见一粒小红豆,祝文彬用两指轻轻一扫,祝英台马上就“呀┅┅!”一声的叫了出来。

“怎应样呀?”祝文彬问。

“没什么,只是感觉怪怪的。”

“一会儿我会用嘴吧去吻它,让你的内分泌流出来。”祝文彬说完后,就用舌头伸进阴户内搅一下,用舌头向两边的阴壁舔动,用嘴唇吸吮着顶端的阴蒂,轻轻的咬着舐着。

“嗯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”祝英台舒服得只会用喉咙发出像梦呓般的呻吟,感觉到阴户内有一股热流涌出。当祝文彬用嘴唇吸吮着她阴蒂的时候,她有如触电般的浑身颤抖,双腿一下子合起来夹紧祝文彬的头,整个人也不受控制般的突然坐起来,手紧抱着祝文彬的头,按向阴阜,好像想将祝文彬的头塞进阴阜深处∶“啊┅┅啊┅┅”

祝文彬抬起头后,站起来,笑淫淫的望着祝英台,只见她满脸红霞,呼吸急速,小嘴微张的直喘着气。英台见祝文彬望着自己笑,抖喘着娇呼∶“哥哥,你真坏!”说完后低下头,目光接触到祝文彬撑起了的裤子∶“哥哥,你裤子里藏了什么?”

“那是我的阳具呀?”祝文彬说。

“哥哥,你的阳具有没有毛呢?”祝英台好奇的问。

“当然有啦!”

“给我看看,可以吗?”祝英台问。

“当然可以啦!”祝文彬将自己的阳具拿了出来,坚硬勃起的阳具足有九寸长,粗壮如手臂,阳具底部肾囊顶长满粗黑的毛发,冠状的龟头小孔上流着一些润滑的精液。

“哥哥,让我摸摸它好吗?”祝英台问完后,祝文彬都还未回答,她已用手捉住了阳具∶“哥哥,它的头怎么有水流出来呢?是你的尿吗?”

“这是男人的分泌物,你阴户内流的是女人的分泌,你想不想阴阜能正常长毛?”祝文彬接着说∶“想的话,你就要吸食男人的分泌,和让男人的阳具插进你的阴户内,将分泌射在里面。”

祝文彬捉住祝英台的手,教她上下的套弄着自己坚硬勃起的阳具,至有更多的精液溢出后,就将阳具插入祝英台的口内。祝英台真的是一个天生的淫娃,可能体内流着父母淫乱的血液,她很有技巧的含吮着哥哥粗大的阳具,用口、舌头舔着龟头顶端溢出的液汁。祝文彬前后的耸动屁股,将阳具在祝英台口内抽动。

“呀┅┅!咳┅┅咳┅┅”可能一时太舒服,太激动,祝文彬将阳具直插到妹妹的喉咙里面,呛得祝英台咳杖起来。

祝文彬让妹妹躺在床上,自己站在床边,举起分开祝英台的腿,只见祝英台的阴户,两片阴唇已左右两边的微微分开,淫液正自内面缓缓的流出。

文彬挺着大阳具刚想插入,“英台,英台!”突然听见母亲边走过来边叫着祝英台的名字,赶紧把祝英台的双腿放下,拉张被子帮她盖上,把自己还硬着的阳具硬塞回裤子里面去。

“妈,妹妹刚睡着了。”

(到嘴边的肥肉吃不上,唉!看谁有这个福气吧!)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3)

上回说到,祝文彬刚想把他那可爱的妹妹祝英台的花心摘了的时候,他妈妈祝夫人正好进来∶

祝夫人进房的时候,见儿子祝文彬在妹妹的房间,但神色像有点惊慌失措的样子,双颊微红。再望向床上的女儿,见她盖着被,闭着眼正在睡觉,但双面通红,呼吸有点急速,眼虽然闭上,但眼珠却在动着,很明显的,正在装睡。回头再清楚的望向儿子,除了神色不自然外,还见他胯下的裤子有点撑了起来,冠状的龟头型还在那裤里现了出来。原来祝文彬因为太慌张,只把阳具塞在面裤里,没来得及把宝贝摆进内裤里。祝夫人这时心里就有点明白了。

祝夫人望着儿子那隆凸起的胯间,眼睛就好像被磁石吸住了∶“怎么会这么大?”望着儿子裤里那根大阳具的形状,祝夫人心里想∶就像在柴房偷了枝大柴放在里面一样。看着看着心里不禁荡了一荡,感到淫里已有些潮湿,口不自觉地张开,呼吸也有点急速起来。

忽然见儿子那根阳具好像正在跳动着,并慢慢胀大起来,裤子好像越顶越高了。抬头望向儿子,只见儿子也正望着她。

祝文彬在母亲进来的时候,是有点惊慌,是有点心虚。后来见母亲呆站在那里,眼睛一直望着自已的胯间,口慢慢张开,呼吸声越来越大、越喘,那双大乳房在微微的一上一下的动着,面颊起了轻轻的红霞,眼里春意漾溢,他就知道他妈妈被他的大阳具吸引住了,想要他的大阳具插进她的淫里。

刚才给妹妹祝英台搞得满身欲火,妈妈一进来却给压了下去,现在望着妈妈一双跳动着的大乳房,看着妈妈春意满脸的淫荡样子,未消的欲火一下子又升了上来,阳具开始慢慢大起来。

这时见妈妈抬起头,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望向他,祝文彬向母亲走过去,用两手紧紧的拥抱着母亲,用阳具顶着妈妈的淫,屁股轻轻的磨动着,头则靠着妈妈的肩膀,向她妈妈的耳朵轻轻的喷着气说∶“妈,你找妹妹有事吗?”

祝夫人给儿子这么一抱、一顶,再向她最敏感的耳朵里吹气,整个人立即就崩溃了,全身无力的紧靠着祝文彬,感到内更潮湿了,有一些淫液正沿着阴阜向腿边流出来,这时只想有个男人紧紧的拥抱自已、爱抚自己,用大阳具去充实空虚的淫。

“啊┅┅”祝夫人由喉咙底发出一声叹声后,用沙哑的声音说∶“抱我回你房间去。”

一关上门,祝夫人马上推儿子挨着门,两人就站着拥吻,她将舌头伸入儿子的嘴内,让儿子吸吮着,一只手隔着裤子抚弄著儿子的大阳具。祝文彬靠着门,一只手隔着衣服抚摸母亲的大乳房,另一只手伸入裤内抠摸淫。阴毛很浓、很潮湿,但很柔软,祝文彬用一只手指插入母亲的阴道里,感觉阴道非常湿滑和宽大,便改用三指合并在一起后,猛力出出入入的用手指奸插他妈妈的淫。

“啊┅┅啊┅┅你想┅┅弄死┅┅妈妈吗?”祝夫人说完后,将儿子的手拉了出来,然后蹲下身,脱去儿子的裤子,拿着儿子的阳具上下的套弄着。只见阳具粗壮如手臂,足有九寸长,紫红的龟头大如酒杯,见了心里都有点害怕∶待会儿,会不会把自已的淫插爆?

套弄了一会后,用舌头沿着龟头冠状的边缘轻轻的舔弄着,一会又把它含进嘴里套弄。“啊┅┅妈┅┅妈┅┅妈妈┅┅啊┅┅真┅┅真┅┅舒服┅┅”成熟的妇女性技巧果然不同,祝文彬给这个淫荡的妈妈弄得叫了出来。

“抱妈妈到床上去。”祝夫人玩弄了儿子的阳具一会后说。

祝文彬把母亲抱上床后,祝夫人说∶“来,帮妈妈把衣服脱去。”祝文彬站在床边帮母亲脱衣服的时候,这个淫荡的妈妈一只手还贪婪的套弄著儿子的大阳具。

衣服脱去后,只见妈妈的玉体白中透红,肌肤摸上去滑溜如脂,很丰满的一双乳房,乳头凸起,乳晕稍大。浓密的阴毛覆蓋著整个阴户,阴唇稍黑,淫口一片潮湿,“儿子,过来帮妈妈舔舔阴。”祝夫人把儿子的头按下去,要她舔她的淫。

祝文彬一俯下头去,就闻到妈妈淫里传来一阵很浓的气味(女人的淫一天没洗,哥们!有机会你们把头靠下去闻一闻,可能你会爱上,也可能你会说∶“妈个!洗澡去!”),用手分开的淫,只见阴唇内有一些白色的粒子。

闻着浓浓的气味,伸出舌头舔着妈妈淫的淫液和白色粒子,祝文彬觉得很兴奋。他见淫液沿着妈妈的腿罅流到臀后肛门里去了,就把妈妈的屁股抬高,拿出两个枕头垫在屁股下,用舌头跟着淫液,沿着腿罅一直舔到妈妈的屁眼里去。

把妈妈双腿抬高,拉到床边后,祝文彬站在地上,把阳具慢慢的插进妈妈淫里,然后做着活塞的动作∶“啊┅┅妈妈┅┅你的淫┅┅┅┅内面很暖┅┅含着我┅┅我┅┅的阳具┅┅真舒服┅┅”

“儿子┅┅妈妈┅┅快┅┅给┅┅你插┅死了┅┅大┅大阳┅┅具┅┅我爱┅┅你┅的大┅┅阳┅具┅┅”

祝文彬站着插了一会儿后,就爬上床,压在妈妈上面,把阳具插入淫内,两手抓住妈妈的大肥奶抚摸玩弄着,伸出舌头舔、舐、吸吮乳头,又把舌头往妈妈嘴里送,让妈妈吸吮,下面的大阳具则不停地猛着妈妈的淫。

插了一会后,又把妈妈翻过去,压在妈妈背上,从后面插进淫里,用舌头轻轻的咬着、舔着妈妈的耳朵,鼻孔闻着妈妈头发散出来的幽香,浓浓的女人味使他的动作更快地抽插着淫。趴在妈妈背上从后面插入特别舒服,既可拥着妈妈,双手又可以绕到前面抚弄大奶,或伸手到妈妈淫上抚弄她的阴蒂。

祝夫人给这个坏儿子弄得欲仙欲死,已泄了好几次,但儿子好像还未够,现在正压在自己背上,嘴巴咬着、舔着自已最敏感的耳朵,一只手抚摸乳房,最要命的是,一边插一边抚弄着阴蒂,几重的刺激,“儿子┅┅妈┅┅死┅┅了┅┅快给┅┅你┅┅┅┅┅┅死┅┅妈┅┅了┅┅”舒服得这个淫荡妈妈断断续续的呻吟着。

“啊┅┅不┅行了┅┅我要┅┅射┅┅射┅┅了┅┅”祝文彬终于也不行了的叫着。

“快┅┅到妈前面┅┅来┅┅射到妈┅┅口里面┅┅”祝夫人说。

祝文彬从里抽出阳具爬上前去,拉着妈妈的头发令她把头转过来,把湿淋淋的阳具塞进妈妈嘴里,把所有精液全射进妈妈喉咙里。

“妈妈,你真美!”祝文彬从后面拥抱着妈妈,鼻和嘴巴贴着妈妈秀发,闻着散发出来的幽香,正一起躺在床上休息。一只手还不停的抚摸着妈妈的美丽大乳房,另一只手抚摸着屁股,看着妈妈说∶“妈,下次我要插你的屁股洞。”

“只要你爹不在,大阳具宝贝儿子,你要插妈什么地方都可以。”

祝公远原来也已经回家里来了,但他在哪里呢?下次再告诉诸位。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4)

上回说到,祝文彬在自已房间里将她妈妈插到欲仙欲死时,原来祝公远这时也正在┅┅

祝公远带着满身酒气,踏进祝公馆后就往自已房间里走去。回到房间一看,咦!怎么不见夫人呢?心想女儿祝英台这几天不舒服,夫人可能上女儿的房间去了,自已也想看看女儿怎么样,就往祝英台房间里去。

上了楼台,到了祝英台房间,见房门也没关上,行到房门口就听见“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的呻吟声,女儿怎么这么痛苦?走近点一听,咦!不对呀!那种声不像是痛苦所发出来的呀!轻着脚步,贴着门边,探头向里边一看,阳具马上就直竖了起来。

祝英台见哥哥跟母亲走了后,就把棉被拉开,只见自己的阴户还一直有水在渗出来,阴户内骚痒得难受,试着用手去摸一摸,“啊┅┅”舒服死了!就把衣服脱去,张开双腿,用手往嫩里抚弄着,“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舒服得闭上眼在呻吟着。

“英台!”突然,一把声音在耳边响起,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,缩到床角里去,抬起头来一看∶“爹?”再看,咦!怎么爹爹手在胯间拿着自已的大阳具?难道哥哥告诉了他,也来帮我治病吗?

祝公远探头向房间里边一看,只见女儿全身赤裸,闭着眼,正在床上手淫,不断地扭动着玉体,一只手在抚摸着乳房,另一只手放在光洁无毛的阴户上不断的磨擦着。平时见女那温文儒雅,想不到也这么淫荡,忍不住就把已硬得难受的阳具掏出来,一边看一边上下的套弄着,套弄了一会儿,实在不忍不住了,就走到祝英台的床边。

“小荡妇,过来让爹帮你。”说完后把祝英台拉到床边,一手把女儿的头按向阳具去,另一只手抓着女儿的小乳房,大力的挤压着。祝公远可能受了酒精的影响,又见乖女儿原来这么淫荡,觉得特别的刺激,不觉兽性大发。接着把女儿推在床上,拉起她的腿,套了几下自已的阳具,就插进女儿的嫩里。

祝英台被爹爹拉到床边,把自己的头按向他的阳具去,爹爹的阳具没哥哥的大,而且还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,想叫爹爹不要,话没说出来,阳具已硬塞进嘴里去了,爹爹还大力的挤压着她的乳房。接着又被爹爹推在床上,拉起她的腿,祝英台抬头向爹爹望去,只爹爹双眼通红,一手抬高自己的腿,另一手很急速的套弄着自己的阳具。

“啊┅┅!”阴户传来的痛楚,痛得祝英台眼泪都出来,大声叫着说∶“爹┅┅不要嘛┅很痛啊!┅┅爹┅┅不要嘛┅┅不要啊┅┅”只见阴户内有些血丝流出来。

祝公远被女儿的一声惨叫,见女儿阴户内流出来的血丝,人也有些儿从激动的兴奋中清醒过来,把女儿的腿放下,人趴在女儿身上,阳具仍然插在女儿阴户里,停止了抽插的动作,一手轻轻的抚摸着女儿一边的乳头,一手轻轻的在另一个乳房边抚摸打圈,嘴吮着乳头。抚弄一会,又把舌头伸进女儿嘴里,挑动着女儿的舌头,双手仍然做着抚摸乳头的动作,接着缓慢的抽动阳具。

英台因为乳头被轻轻地抚弄、吸吮,阵阵的快感刺激,直传至阴户内,淫液开始又大量地涌出来,阴户内慢慢的已没那麽痛楚。

爹爹缓缓地再抽动着阳具,慢慢的祝英台就开始感受到性爱所带来的那种欢愉,阳具的抽动磨擦着两边阴壁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麻痒、酸软的感觉,淫液不断地涌出来,开始感阴户内的肌肉有点像抽筋一样的痉挛着、抽缩着,很舒服,很舒服。

“嗯┅┅嗯┅┅爹┅┅爹┅┅插快一点┅┅啊┅┅插快一点嘛┅┅爹┅┅嗯┅┅嗯┅┅”祝英台快活得开始呻吟。

“啊┅┅啊┅┅不行了┅┅”话没说完,祝公远已将精射在女儿的阴户里,接着阳具也开始软下去。

“啊!爹,很舒服呀,你尿在女儿里面的感觉真好呀!”祝英台说∶“爹!继续动嘛!咦?爹你怎么软了呀?我还要!我还要嘛!”

祝英台在开始有感觉、有高潮的时候,老头祝公远就停了下来,她就好像是被吊在半天的水桶一样,不上不下,淫内淫液还不断在流出来,骚痒的感觉还未消,怎么爹爹撒了泡尿就停了呢?

“唔┅┅爹,我还要嘛!”说完用手伸下去抓她老爸的阳具,一手摸上去,“唔?爹,你的阳具怎么软绵绵,黏呼呼的?你快把它弄大呀!我还想要嘛!”祝英台扭动着身体,撒着娇说。

祝公远射完精后,已舒服得全身无力,躺在女儿身边休息。谁知这个刚经人道的淫女儿,却一手捉着他的手臂,另一手猛套着已软下来的阳具,还在撒娇说要。自己要再来一次,那是不可能的了,只好,“好吧!好吧!”祝公远坐起来说∶“爹爹用舌头帮你吧!”说完就爬到女儿的腿下去。

分开两腿,只见光洁无毛的阴户上有些红肿,淫边沾满了淫液和精液,掰开嫩,一些黏有少量血丝的精液夹着淫液由嫩流出来。祝公远把舌头伸长,插入女儿的淫内,头前后的摆动,将一只中指蘸了些精液插进女儿的屁眼内,在屁眼内抽动着。

“啊┅┅”最后女儿大叫一声,淫内涌出大量的淫液,祝公远知道女儿高潮来了,终于泄了出来。

第二天,祝公远正在书房看书时,祝英台走了进来,“怎样?宝贝,好点了吗?”祝公远问。

“爹!你还说呢?”祝英台撒着娇的说∶“昨天晚上差点给你插死了,现在下面还有点痛呢?”

祝公远望着女儿翘起嘴吧撒娇的样子,老淫虫的淫心不禁又升了起来∶“过来,让爹看看。”

祝英台向她爹走过去,站在爹爹旁边,祝公远用手掀起女儿的裙,原来这个淫娃裙里面什么都没穿,肥白无毛的阴户隆起,阴户中的红肿已开始消去了。祝公远看着这美丽的淫,忍不住伸手去抚摸,又把手指轻轻的插入淫中,接着把头伸进女儿的裙里,用舌头吸吮已开始流下的淫液。女儿就这样站在书桌旁,让父亲玩弄着淫。

玩弄着女儿淫时,阳具在裤内涨得难受,把它拿出来后拉着女儿跪在椅子前,把阳具塞入女儿的口中。女儿在吸吮他的阳具时,他将女儿的裙拉起,俯身向前,用手指从女儿屁股后伸入淫中,插弄着肥白无毛的淫。

祝公远起身将书房门关上后,要女儿向前趴在书桌上,把她的裙子脱去,从后面插进女儿的淫内。

正在抽插的时候,突然有人把书房的门推开走了进来,原来是银心正低着头捧着泡好了的茶,拿进来给老爷喝。银心进到房中见到老爷光着屁股,正站在书桌边,前后的摆动着屁股,她“啊!”的一声叫了出来。老爷马上转过来,原来还有小姐,也是光着屁股,正趴在书桌上,老爷的阳具正插在小姐的阴户里。她吓得转身就想走。

祝英台听见“啊”一声后,把头拧转到后面去,正好父亲也转过身去。她看见银心正想走出书房,“爹!快把银心拉回来!”祝公远跑上前把银心拉住。

“老爷!你放了我吧!”银心很害怕的说∶“小姐!你放了银心吧!”

“就这样放你出去,你对其他的仆人说怎么办?”祝英台说。

“小姐!我不会说的。”银心哭着回答。

“你过来,像我一样让爹爹把阳具插进你的阴户里后,我就放你走。”祝英台说完后,就和她父亲一起把银心拖到书桌边来,把银心推得仰卧在在书桌上,祝英台把她的裙子脱去。

祝公远想不到女儿会想出这么好的一个办法来,他把卧在书桌上的银心两条腿分开,只见银心的嫩也是有毛,非常丰满的坟起着,皮肤白如脂,想不到一个下人的皮肤也这么好。张大她的脚,可以见屁股洞就像一个菊花蕾,把手指插进去,感觉得非常的窄和暖和,紧紧的箍着自己的手指。

把手指拔出来,见女儿在旁边正用手按着银心,眼看着自己怎样摆弄银心,就把刚拔出来的手指往她嘴里送去,只见女儿张开嘴,把手指一下子含进去吸吮着,样子、眼神非常的诱惑、淫荡。望着这个美丽淫娃,虽然正有一个女孩张开腿翘起屁股等自已插,但望见女儿那淫荡样子,还是忍不住把她拉过来,吮吻着她的舌头一会。

祝公远吐了些唾液在阳具上,用手把它涂匀在龟头,一下便插进银心的阴户里,因为银心的还很干,痛得银心哭了起来。但渐渐地,抽插了一会后银心也开始挺起着屁股,迎合著老爷的插入。

祝英台看着父亲的阳具正出出入入地插着银心的淫,自已觉得很难受,忍不住把银心手指拉过来,要银心用指插入她的淫内。银心把两指合起来,插入祝英台的淫,一上一下的插着,淫液沿着银心的手指滴到地上。祝英台爬上书桌,将淫坐在银心的嘴上,要她舔,银心舌头伸入去舐祝英台的,又用嘴吮吸阴蒂。

忽然间,祝英台抖簌起来,张着嘴大力的喘着气,用手按着淫,突然一泡尿飞溅而出,喷到银心满口满脸都是。看着女儿高潮的淫荡样,祝公远忍不住也马眼一开,浓浓的精液也同时喷进银心的小内。

这天,当祝英台和父、母亲正在客厅内闲坐的时候,仆人走进来说,马家公子到来拜访。马文财,县老爷之子,年岁约十八,样貌英伟、体格健壮,但神情嚣张、敖慢无礼。喜欢祝英台,但祝英台对他并没有好感。

“伯父、祝伯母、祝小姐,您们好!”马文财一进来,就向各人安。

“马贤侄,稀客!稀客!”祝公远很想巴结马文财,因为马家有财有势,还有意将女儿嫁给他。

“请坐,银心泡茶!”

“伯父,您不用太客气了,因为就快到端午节,家父叫在下送些礼过来给伯父。”马文财说。

“县大人真是太客气了!”祝公远说∶“请贤侄。代我回去好好多谢大人,过两天我也会到府上去,拜访县大人”祝公远接着问∶“贤侄,最近很忙吗?怎不多点过来坐呢?”

马文财说∶“最近是有些事正在忙着。”接着说∶“另外正在托人帮在下办理到杭城念书的事。”

“马公子,要到杭城什么地方念书呢?”祝英台听见马文财说要去念书,自己也很想去念书,所以开口追问着。

“尼山书院。”马文财回答说。

马文财在祝公馆闲谈了一会后就走了。

“爹,我也想去杭城念书。”马文财走后,祝英台对她爹说。

“胡闹,那有女孩子出去念书的道理!”祝公远说完就走进书房去了。

“妈,我想去杭城念书,您帮我求一求爹嘛?”祝英台见父亲不答应,就向母亲撒娇。

祝夫人一听见英台说要去念书,她马上的就由心里高兴了出来。因为假如祝英台去了念书的话,家里少了一个人,那她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;老爷常常出门,剩下她和大阳具儿子,随时都可以插了,想着下面都有点湿了。

“你别焦急,我慢慢的跟你爹说吧!”祝夫人说∶“你回房休息吧。”

祝英台一回到房间,站在窗台边想着,怎么可以说服爹爹让她去杭城念书。突然有双手从后面抱着她,回头一看,原来是哥哥,“哥哥,你坏死啦,吓我一跳!”祝英台说∶“唔┅┅不要嘛┅┅嗯┅┅不要嘛,嗯┅┅唔┅┅好痒┅┅哥哥┅┅你坏死了┅┅嗯┅┅不要嘛┅┅嗯┅┅”

祝文彬在后面拥着她时,用嘴轻咬着她的耳朵,一手伸入她的衣服内抚弄着她乳房,另一手伸了入裙内,摸着她那无毛的淫。

“我听妈说,你想去念书?”祝文彬咬着妹妹耳朵说。

“是呀┅┅唔┅┅好痒┅┅哥哥┅┅你帮┅┅跟┅┅嗯┅┅爹┅┅嗯┅┅爹说┅┅嗯┅┅好吗?”

“爹爹一定不会答应的。”祝文彬边说边把妹妹后面的裙拉高,接着再说∶“而且一个女孩子,人家也不会收你呀!”

“嗯┅┅我┅┅嗯┅┅可以┅┅借你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”这时祝文彬正从后面把阳具插进妹妹的内。“哥哥┅┅啊┅┅你坏死了┅┅”

“妹妹啊┅┅你刚才说┅┅借我啊┅┅什么来着?”祝文彬一边插着妹妹的一边问。

“啊┅┅啊┅┅哥哥┅┅很舒服┅┅啊┅┅啊┅┅插快点┅┅再快点┅┅啊┅┅我快┅┅给你整死┅┅死┅┅啦┅┅”这个荡妹妹这时正弯下身手扶着窗台边的扶手,就这么站着让哥哥从后面插着。

祝文彬的大阳具插得她舒服得连话都没空说,只是在把屁股前后的动着,配合著哥哥插进来时的动作。转过头来望着哥哥,看哥哥的表情是不是也很享受在插她的,看哥哥高潮时的表情。

“啊┅┅哥┅┅啊┅┅哥┅┅你插死┅┅啊┅┅我啊┅┅很舒┅┅服┅┅啊┅┅哥┅┅”她舒爽得在不停低哼着。

祝文彬一边插一边望着妹妹,只见妹妹半弯着身体,双手扶着窗台,回过头来,半眯着眼,一副欲仙欲死的表情,猛喘着气。看着妹这个被征服的样子,不禁大有满足感,更出力地,更加快的插向妹妹的。

“一,二,三,四┅┅十五┅┅三十┅┅六十┅┅一百┅┅一百三十┅┅二百┅┅三百六十┅┅”一边插一边心里在数着,终于数到五百多时,精液像喷泉一样全喷在妹妹的淫里。

“哥哥,我可以借你的衣服穿,扮男装呀!”

两兄妹这时就坐在窗台下,讨论着刚才没说完的事。

“唔!这也是一个办法,走!我们一起找妈妈商量去!”所谓三个臭皮匠,胜过一个葛亮。

后来祝英台假装病得很厉害,祝夫人就对老爷说,要请个郎中回来看看祝英台,于是银心就去请了个男份女装的假郎中“祝英台”回来。老爷一看,这个郎中怎么那麽面熟?

“对呀!就像祝英台的表哥。”祝夫人说。

假郎中开了张不可能买到的药方,最后假郎中说∶“心病还须心药医,小姐要去念书您给她去,她的病就会好了。”

“一个女子,怎么可以出去念书呢?”老爷说。

“您让她女扮男装不就行了吗?”

“她扮了男装,我还是可以认出来呀!”老爷说。

“假如认不出呢?”假郎中说。

“认不出,就让她去。”老爷说。

小姐把郎中帽脱去,跪在地上说∶“谢谢爹爹!”

银心说完了前事后,雨也已经停了,四九说∶“咱们也该帮你家小姐买药去了,不然的话,梁相公可焦急死了。”

又回到尼山书院来了,书院有什么事发生吗?好像听说,马文财快来了呀!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5)

上回说到,银心将前事说完后,雨也已经停了,他们就赶紧的去买药┅┅

四九和银心买了药回来,煎给祝英台喝的时侯,天色已很晚了。梁山伯坚持一定要和祝英台同床而眠,不管祝英台怎么说,也改变不了他。没办法之下,只好要梁山伯另备棉被,因为她睡觉的时候,不习惯与别人同盖一张被。

“贤弟,你的臀部真美呀!”此时,祝英台正和梁山伯在房间,祝英台在床边整理床铺,弯着身躯,圆圆的小屁股翘了起来,扭呀扭的在动着,梁山伯站在后面见了,忍不住的用手摸着说。

祝英台吓得马上回过头来说∶“梁兄,你怎么可以这么无理呢!”

其实祝英台并不是怕梁山伯摸她的屁股,只是怕梁山伯知道她是女儿身。梁山伯的人这么憨厚,不会说谎,知道自已是女子的话,以后态度上就会有一些转变,很容易让其他学生看出来,而传到老师那里去。老师知道她是女子的话,一定会把她赶离书院。

梁山伯盖着棉被睡在床的里面,而祝英台正背着他睡在床的外面。梁山伯今晚觉特别的兴奋,因为他正睡在自己心爱的人身傍。在“草亭”第一天遇见祝英台,梁山伯已深深地被这个“美男子”吸引住了。今晚想不到可以和心爱的人睡在一起,所以他兴奋得很,情不自禁地,伸手进祝英台的棉被内,摸了祝英台的屁股一把。

“啊!梁兄,你再这么无理的话,我可要生气了。”祝英台发觉臀部,又被梁山伯的手摸着。

“贤弟,对不起,愚兄再也不敢了。”梁山伯把手缩回后说。

突然祝英台又发觉,怎么张床一直在轻轻的抖颤着、摇动着?她发觉好像是在梁山伯那边传过来,和感到梁山伯轻轻的喘急的呼吸声,有一些呼吸气,还喷在自己的后脖子上。

她回望过去,只见梁山伯闭着眼、张着嘴,喘急的呼吸气由口里喷出来,而棉被的下方正急速的上下摆动着。这小淫娃一看就知道,梁山伯正在手淫。她见梁山伯那麽难受,就轻轻的转过身体来,把手从自已的棉被伸到梁山伯正在摆动着的棉被内,一手把梁山伯的阳具捉住。梁山伯马上睁开眼,瞪着她。

“我帮你吧!”祝英台说∶“但是你不可以摸我的身体。”

祝英台叫梁山伯过她这边来,她自已就下了床,跪在床边,把梁山伯的阳具含进嘴里,上下的摆动着自己头,一直弄到梁山伯把精液喷出来。她将精液全部吞进肚子里去,还伸出舌头,把嘴唇边的精液舐干净,拿棉被擦了擦嘴吧,然后叫梁山伯躺回里面去睡。

梁山伯躺回里面,不到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祝英台吮着梁山伯阳具的时候,自己的淫里骚痒得难受死了,淫液不断的流出,几乎透过裤子滴到地面了,真想脱掉裤子爬上去,坐在梁山伯身上,把大阳具插进淫里,但是她又不能这样做。

躺回床上,淫里的水还一直在流着,当她听到梁山伯的鼻鼾声时,就马上把手伸进裤里抠着自已的淫,并起两指插进自已的淫里。插弄了一会,欲火还是消不去,她就爬起来跑去银心的房间,见银心仰卧在床上,已经睡着了,她把自己脱光了,爬上银心的床,一屁股的坐在银心头上,把淫对着银心的嘴。

“哗!谁呀?”睡的好好的,忽然觉得有人坐在头上,银心惊得叫了起来。

“是我!,快帮我舔舔。”祝英台说完后,一前一后的摆动着屁股,把淫在银心的嘴唇上磨上磨下。银心只好伸出舌头,舔着祝英台的淫,淫液流得银心满嘴都是。

祝英台叫银心也把衣服脱去,然后自已翻过身去,压在银心上面着,两条腿分开,把淫对着银心的嘴,她自的头也对着银心的帮她舔,还把手插进银心屁股洞里拒弄挖掘。

当她们在你舔我、我舐你的时侯┅┅

四九因为膀胱里面储满了水而醒了,起床想往厕所里去,经过银心房间时,听见好像有一些奇怪的声音,就轻轻的推开房门,见到怎么有个两个没穿衣服的人,互相倒转着身体,你舔我、我舔你的。仔细一看,咦?上面的不正是祝英台吗!这两个淫妇,怎么这么荡呢?三更半夜不睡觉,在这里互相的磨。

他轻轻的也把自已的衣服脱去,走到床边,一手把祝英台的头发抓住,拉起来。祝英台正在舔着银心的,忽然被人抓住头发拉起头来,吓了一跳,一看∶“四九?”

银心也正在很专心的舔着小姐的,忽然听到小姐叫了声“四九?”就抬起头来一看,真是四九!见四九一手抽着小姐的头,一手拿着自已的阳具,一下就插入小姐的嘴里。

祝英台被抓住头发拉起来,叫了一声“四九┅┅”嘴都还未合上,又被四九往外一拖,一个阳具就塞嘴里了,接着一大泡液体由四九龟头喷出,直射往她咽喉里去。满嘴的一泡尿,很多由两边口角,沿着下巴向脖子、胸部、肚子一直流到淫,银心正躺在小姐的淫下,那些尿也流到她满嘴满脸都是。

“哈!哈!哈!荡妇!味道怎样?”四九看着祝英台,被他抓住头发,像狗一样四肢爬在床上,嘴吧含着自已的阳具,满口尿液,脸呛得通红,虐待狂的心理不禁涌现出来。

四九本身是个下人,没受过怎么教育,字也不会几个,以前玩的女人不是丫鬟就是妓女,现在有个千金姐爬在他前面饮他的尿,那种奋的心情,真非笔墨所能形容。

他尿完了后,还继续很粗暴的扯着祝英台的头发,把阳具在祝英台的口里抽着,“荡妇,臭!快帮我含大它!”一边抽着,一边骂着祝英台。直到阳具硬了后,从祝英台口里拔出来,把祝英台翻回身,仰卧在床,把她双脚抬高,搁在自已的肩膀上,拿着阳具一下子插入祝英台的淫里。

“我操死你!我操死你!臭!操死你!小淫娃!”很疯狂、很粗暴,很一边插,一边骂,一边的用手打她两边的臀部∶“我操死你!我操死你!”

祝英台被一泡尿射进来时,觉得很生气,但是后来被四九一边粗暴的、疯狂的插着,一边粗言秽语的骂着,不禁越来越兴奋,淫液泄了又泄,高潮一浪接一浪的。

她一生人娇生惯养,从来未试过被人骂,被人打,每个人对她千依百顺,她要什么有什么,男人见了她像狗一样温驯。今天被四九这样打她、骂她,使她得到前所未有的兴奋,她的被虐待狂心理,这就被诱发了出来。

“快操死我!啊┅┅操┅┅啊┅┅死┅┅我┅┅我是荡妇┅┅”祝英台断断续续的叫着∶“我┅┅啊┅┅是┅┅嗯┅┅淫娃┅┅我爱┅┅嗯┅┅大┅┅阳具┅┅大┅┅嗯┅┅力┅┅”

银心见四九在小姐口里小便,吓得呆了,又见四九很粗暴的狂插小姐,不知所措地坐在床角,后来见小姐越来越兴奋,还说出粗秽的语言来,又见四九的阳具一出一入的在小姐淫里插着,自已的淫也不禁又骚痒起来,就用手去抠着它。

四九望着祝英台的淫样,一边插,一边骂,一边的用手打祝英台,见祝英台的样子,双眼翻白,张着嘴,一行唾液从口角边流出,就知这个千金小姐已被他的阳具插到开心得,像失魂落魄似的,双眼翻白,高潮迭起。

抬起头来见银心正在床角自慰,不禁虐待心又起,“银心!坐上你家小姐头上来。”四九命令着说∶“把你的淫对着她的嘴,撒泡尿给她,刚才她还未喝够呢!”

银心怎么敢爬到她小姐头上尿尿呢,所以望了望四九和小姐也未敢动。

四九大力的一巴掌打在祝英台的屁股上,说∶“快叫银心过来!”

“银┅┅心┅┅”祝英台说∶“过┅┅嗯┅┅来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坐┅┅嗯┅┅我头┅┅上┅┅嗯┅┅嗯┅┅来。”

银心爬过去背对着四九,双腿分开,跪坐在祝英台头上,淫对着祝英台的嘴。

“尿啊!快尿啊!”四九分一只手出来从后挤弄、抚摸着银心的大乳房,并催着说。

“我尿不出啊!”银心说,淫液不断地从阴壁两边流出,一时还未有尿意。

银心心里也感觉特别的兴奋,看着自已胯下的小姐,平时高高的在上,现在竟躺在自已胯下,张着嘴等喝自己的尿,想着想着,尿道一松,一泡尿就由阴户流出来了。祝英台赶忙把头抬高一些,张大嘴,把银心的尿液一滴不漏的全喝进肚句里。

银心尿完后,四九把祝英台的双脚放在地上,大大的分开,叫银心也下来,双脚站在地上,俯扑上祝英台的身上,双脚也大大的分开,然后拿住自已的大阳巨,由后插入银心的。插了一会后,拔出来插入躺在下面、张着大腿的祝英台的。

这样一会儿插银心的、一会儿又插祝英台的,最后终于也忍不住了,俯在银心背上,屁股抽搐着,龟头上的小嘴一开,精液就送进银心的淫里,三人就这么趴着睡着了。

天快亮的时侯,四九先醒来,发觉自己正抱着银了心躺在一起,而祝英台还双脚在地的仰卧的躺着在床沿,肥白无毛的淫高高的向上挺起,上面一片干了的精液污积,阴阜有一些红肿,小蓬微微的张着,阴唇反在外面,忍不住用手指插入里面,很温湿很暖。

这时祝英台也醒了,见四九还在弄她的淫,就说∶“快回去吧!梁山伯也快起来了。”

四九站起来,又觉得有点尿意,就把祝英台拉起坐在床边,把阳具往她嘴里送,祝英台张开口含着四九的阳具,把尿全喝了。

这一天,祝英台正在房间书桌边,收拾整理书桌上的书的时候,“小姐!小姐!”银心慌慌张张的走房间。

“怎么事这么慌张?”祝英台皱着眉头望着她问。

“听他们说,马公子,马文财来了。”

祝英台听了心里也有一些担心,因为马文财知道她是女子,而且马文财此人性格极端之乖僻,做事任意妄为,目中无人,来了不知会发生怎么事?就对银心说∶“你见到马公子,就请他过来我这里吧!”

马文财并不知道祝英台也在尼山书院,此时正和老师在老师的书房闲谈着。

到底马文财来了,又会发生什么事呢?下回再说了。

梁山伯与祝英台(别传6)

上回说到银心告诉祝英台,马文财已到了尼山书院,祝英台叫银心有机会,就请马文财到她房间来见见面。

马文财因为有些私事要办,所以直到现在才来尼山书院上课,现在正在老师书房,办理一些文件手续,以及和老师了解一下书院的情况。办完了入书院的手续后,和老师闲谈了一会儿,马文财就向老师告辞,回自己的房间休息。

“马公子!”马文财行到自己的房间,刚想把门推开的时候,突然听见有人唤他,回头一看∶“银心?”马文财一见银心觉得很奇怪,接着说∶“咦?你怎么在这?”

“我家公子请您到他房间一见。”

“文彬也来了尼山书院念书吗?”马文财很惊奇的问。

“马公子,请您跟我来就知道了。”银心领着马文财进了祝英台的房间。

“马公子,您好!”祝英台向马文财打了个揖说。

马文财一见祝英台觉得很面善,再仔细一看∶“祝小姐,祝英台?”马上很高兴的走过去,两手抱着祝英台的腰说∶“真是你吗!你怎么会在这儿呢?”

祝英台轻轻的把他推开,退后一步说∶“请您放尊重点,我也是来书院念书的。”祝英台接着说∶“因为书院不收女子,所以我只好女扮男装。请马公子,在别人面前,不要把英台是女子之身说出来。”

“哈!哈!哈!”马文财笑着说∶“这没问题。”

马文财来了书院,不经不觉的也快半年了,在这半年中,他见祝英台和梁山伯的关系很好,经常的在一起,而对自已总是不理不睬的,心理充满妒忌,想找机会和祝英台单独相会,但祝英台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着他。

这一天,所有学生都很忙碌地清理打扫书塾,把书塾的书桌、地板、墙壁、天花擦洗干净,把书桌搬开,腾出一个大厅来,老师将孔夫的书像挂到厅中的墙壁上。因为明天是孔夫子的诞辰,老师要把书塾整理清洁,腾出地方来和学生们一起拜祭孔夫子,整理得差不多后,老师叫了梁山伯和四九,和他一起去市镇买些香烛,和一些拜祭所需的祭品。

祝英台把书塾擦洗干净后,自己已累得香汗满脸,看看也差不多了,就和同学打了声招呼后,就和银心回房,叫银心打桶水给她洗澡。银心把水打好了后,又回去帮忙清理。

马文财见梁山伯和老师走了后,不之,又见祝英台满头大汗的和银心回房,他知道祝英台一定是回去洗澡休息,所以他也悄悄地跟在祝英台和银心的后面,见银心打了水后又出去了,他就爬在祝英台房间的窗上,轻轻的把窗弄了一个小洞。

这时祝英台已把衣服脱去,正站在桶边对着墙上的镜子,只见一身光滑白晰的肌肤,一双很均匀的乳房坚挺着,乳头粉红,腹下的阴户光滑如小女孩,阴阜坟起,中间一条小窄缝,双腿秀长而美丽,对着镜子,双手正在抚摸自已双乳,抚摸了一会,又把手伸至阴户上磨擦,接着把一脚抬高踏在桶上,把手指插入阴道里抠弄。

马文财想不到祝英台这么淫荡,竟然会对着镜子自摸起来,看得自己的阳具也竖起了,就悄悄到绕到前面,轻轻的推开祝英台的房门,从后一把拥着她,抓住她的乳房说∶“小淫妇,我还以为你很清高,原来是这么淫荡。”双手大力地抚弄着乳房,接着说∶“让我来帮帮你吧!”说著又把手伸到她的阴户里。

祝英台正在自抠得高兴的时候,突然给人从后抱着,按着自已的乳房,不禁吓了一跳,后来知道是马文财,就想挣开马文财的抚抱。但马文财是练过武的,而且男子的气力也比她大,哪挣得脱,给马文财大力的抚弄着乳房,又粗暴地用手指插入阴道,不觉被虐待的心理又起了,有一种被强奸的感觉,很刺激、很兴奋,慢慢的也就不反抗了。

当马文财脱下裤子时,她就转过身,跪下用手握着马文财的阳具,想放进口里,但是一看,怎么这么小?才三寸半左右,她就以为还未大,就用手上下的套着希望它会再大一些,但套了一会还是这么小,她就抬起头问∶“嗳!你的东西怎么这么小呢,能不能弄大点呢?”

马文财一听,脚一伸就把她踢到床边说∶“你这小贱妇,你说什么?”

马文财因为阳具短小,经常被人嘲笑,所以很自卑,因此行为才那麽古怪乖僻,但无论阳具长短也会有性欲,他原以为祝英台是个黄花闺女,未见过男人生殖器,不会知道或在乎阳具的长短(哪知这小荡妇所见的都是大阳具,就是她爹爹的比较短,也有六寸长),马文财的自尊心不禁受了很大的伤害,想不到心爱的人也会嘲笑自己阳具短小。

“哈!哈!哈!”祝英台给他一脚踢至床边,不禁气极而说∶“你还想向我爹提亲,把你那个小东西拉长多六寸再来吧,哈!哈!”

“好!我就一定要娶你回来,让你后悔你今天所说的话。”马文财说完后,穿回自已裤子,就走出了祝英台的房间,当天就离开了尼山书院。

梁山伯和四九陪老师买了香烛和祭品后,老师见他们拿了那麽多东西,就叫他们先回书院,而自已还要到庙里去,找住持商量订购一些斋菜的事。

回到书院,梁山伯叫四九把自己买的文房用品拿回房间(难得上一次市镇,所以陪老师买香烛外,自己也买了些文房用品),自已拿着香烛和祭品去老师房间。到了老师房间门口见门关上,知道师母正在房内,就举手敲门说∶“师母!请开门。”

“谁呀?”师母在房里问。

“是学生梁山伯。”

“你等一下。”师母回答后,等了一会儿,师母就把门开了。

师母年龄大约四十五、六左右,身裁丰满而略肥。门打开后梁山伯见师母,双颊如涂抹脂粉似的,双眼笑意盈溢,身上只披了件晨袍,腰身束了带,双乳微微的起伏着。

师母让梁山伯进来后,随手又把门关上,叫梁山伯把东西放一边后,请梁山伯坐下,泡了杯茶,她自己也在梁山伯对面的椅子坐着,坐下时双腿张开,晨袍的下摆打开着,只见师母晨袍里面什么都没穿,那只肥大的阴户整个的就现了出来,上面长满了黑墨墨的阴毛,中间乌黑的阴唇大开,阴毛和淫内一片潮湿。

原来师母见老师到市镇去,就拿出了上次她和老师去广州时,自已偷偷买的“角先生”出来自娱着。因为老师已很久没有和她行房了,她这个年龄正是情欲最旺盛的时候,可能是这几天月事快至了,忽然觉得欲念高涨,老师又正好出去了,只好把衣服脱光了拿出“角先生”来自娱着。正自弄得香汗淋的时候,突然听见梁山伯敲门,随手披上件晨袍就去开门,见梁山伯齿白唇红的站在门外,望着梁山伯的俏样貌,幻想着梁山伯用他的阳具插进自已的淫,未消的淫欲不禁更加高涨,淫内更觉骚痒难堪,便想引诱梁山伯。

梁山伯见师母坐下后,整个肥大的阴户露了出来,不禁看得傻了,自己这么大个人只见过一次女人的淫,那就是自已母亲的。那一次他从书塾回来经过母亲的房间,见母亲正睡在床上,胸部上盖了张棉被,下身双腿大张,淫一片潮湿,阴毛像沾了一些精液似的黏成一堆堆的(梁夫人那天刚和四九快活完,没想到梁山伯这么早回来),他离远的看了一眼后就离开了。

今天见师母的淫就在面前,不禁好奇的直望着。

“梁山伯你在看什么嘛?”师母见梁山伯望着她的淫,笑笑地娇嗔着说。

梁山伯一听到师母的声音,脸一下子就红到脖子上,口吃吃、很尴尬的说∶“对┅┅不┅┅不┅┅起┅┅师母。”

师母见他尴尬的样子,满面羞红的煞是可爱,淫里越骚痒得难受,“你喜欢看师母的阴户吗?”师母说著将两腿更大的张开∶“跪过来师母的面前吧!”说完用手把梁山伯拉至跪在她前面,用手把自己的淫两边掰开说∶“师母掰开它让你看清楚。”

梁山伯被师母拉至面前,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见女人的阴户,师母的阴阜长满了又黑又粗的阴毛,一直长到后面肛门上;阴唇肥厚乌黑,阴户内满布淫液;阴壁看上去鲜红嫩滑,顶上凸起一粒很大的阴核;掰开的阴户下面像有一个很黑很深的洞。好奇的用一只手指插入去,感觉很宽很深,就改用四只手指插进去,感到阴刚好把手指含着,便使劲地用力一下子插进去。

“嗳哟!山伯,你想把师母插死吗?”一下子插进去,师母痛得叫了起来,把他的手拉开后,按他的头凑向淫说∶“待会儿再让你玩师母的,现在先用你的舌头舔舔它。”

梁山伯伸出舌头舔向师母的,感到味道膻膻腥腥的,带着点咸味。

“嗯┅┅对┅┅对┅┅舌头再伸进点┅┅嗯┅┅啊┅┅舔舔师母顶上的红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用嘴吮它┅┅呀┅┅呀┅┅对对┅┅就是┅┅嗯┅┅这样┅┅好好┅┅用舌头嗯┅┅嗯┅┅”师母快活得双腿夹着梁山伯的耳朵,两手紧按梁山伯的头压向淫里,屁股坐在椅子上,前后的磨动着挺向梁山伯的嘴。

梁山伯舔着师母的淫,感到师母的淫味道很难受,除了淫液膻膻腥腥的外,阴还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,但见师母那麽兴奋,只有继续的舔。

师母让梁山伯舔了一阵她的淫后,趐麻的感觉令她实在忍不下去了,急忙把梁山伯拉起来,脱了梁山伯的裤子,把他的阳具拿在手里,见梁山伯的阳具还未硬,便用手轻轻的套着,又放嘴里吮着舔着,一手轻抚玩着梁山伯的肾囊,阳具含进口里,手在阳具上猛套。

梁山伯被师母把他的阳具含在口里吸吮以及抚弄他的肾囊,他也开始兴奋起来。一会果然见梁山伯的阳具渐渐胀大了,师母就将自已两腿举起,搁在椅子的扶手上,把肥肥的阴户高高的挺起,用手抓着梁山伯的阳具,插进她淫的阴道里。

阳具插进师母的淫里抽送了一会后,梁山伯觉得很不过瘾,宽宽松松的没有压迫感,就要肥师母翻过身去,站着弯下身双手抓着椅子扶手,把她的晨袍脱去,再从后抽插她的淫,一边抽送,一边抚摸着她的大屁股。

梁山伯见师母的屁眼随着他抽插着淫时,也在一张一缩的煞是好看,不由得用手掰开屁眼。只见师母的屁眼很窄,像一朵还未开的菊花蕾,里面还有一些黄黄的污秽物,梁山伯伸出舌头舔向师母的屁眼,把那些污秽物舔舐干净后,又用手指沾了些里流出来的淫水,插入去一进一出地捅弄着。

肥师母淫正被干得爽着的时候,谁知梁山伯又去玩弄她的屁眼,不单用手指去插,还用舌头去舔舐,开始时她也感到很刺激,因为从未试过有人舐过她的屁眼,开心得“嗯┅┅嗯┅┅山┅┅伯┅┅嗯┅┅臭┅┅臭┅┅好┅┅嗯┅┅脏┅┅嗯┅┅好┅┅嗯┅┅呀!”地大叫,扭动屁股呻吟起来。

两个淫洞同时被梁山伯抽插着,师母乐不可支,魂魄也几乎飞出窍了。谁知才“嗯┅┅嗯┅┅”哼了几声后,“啊┅┅痛!”突然的呼痛起来。原来梁山伯此时把阳具从淫里拔出,转而往她屁眼插进,一阵撕裂的痛楚由屁眼传来,不禁大叫起来。

只见梁山伯按着她肥大的屁股,阳具毫不怜香惜玉的在屁眼里大肆捣弄,肥窄的屁眼,紧紧箍住梁山伯的阳具,屁眼内像有一把嘴那样吸吮着阳具,暖暖窄窄的好舒服。梁山伯在屁眼抽送了二十来下后,屁股一阵抽搐,扑在她背上,精液就射进她屁眼里去了。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梁山伯和祝英台在尼山书院很快的又过了一年了,在这一、二年间,祝英台的父母已寄了很多封家书来,催她回去,但祝英台在尼山书院过得这么快活,每天和梁山伯一起念书,晚上和四九及银心玩着那插事,哪想回家呢?

但今天收到寄来的家书上说母亲病重,无论如何要她必须赶回去,祝英台和银心商量后,决定还是先回家去,看看母亲,但她心里舍不得梁山伯,很想告诉梁山伯她是女子,然后和梁山伯一起回家成亲,但这样的事怎么可以由女孩子向男孩子先提出呢?终于她想出了向师母说出自已是女子之身,由师母代做媒人,向梁山伯说明,要他尽快的去祝家庄提亲。师母原来也早已看出祝英台是女扮男装,并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梁山伯和四九一起送祝英台和银心下山,沿途祝英台曾多次暗喻自已是女儿身,但梁山伯这个呆小子,一心只想着爱这个好贤弟,祝英台的暗喻,他也只以为他的好兄弟把他比喻为女子,开他的玩笑。

沿途行行说说的,很快就到了他们相遇的地方,南山路旁的草亭。梁山伯送到此就要和祝英台分手了,俩人不禁有点依依不舍,毕竟三年的同窗,大家一起已互生情素,祝英台见梁山伯一直都未明白她的心事,忍不住抛开女孩的矜持,亲口向梁山伯许九妹。

“劳君远送感情深,到此分离欲断魂,一事在心临别问,梁兄可有意中人?”祝英台问。

“愚兄生长在贫门,无势无财怎订婚,学业未成名未就,哪有意中人。”梁山伯回答着。

“既是梁兄末订婚,英台有个九妹守闺门,梁兄如有求凰意,有我为媒事可成。”祝英台说。

“上前先拜谢媒人,贤弟情深意更深,待愚兄学业有成,名利就时再说吧。”梁山伯说完后,和祝英台临别依依的,大家含悲忍泪的分了手。

祝英台回到家后才知道,原来只是父母骗她回来,要将她许配给马文财,她听了后就想离开家门回尼山书院去,但她父亲却把她关在楼台上不许她下来。

晚上她父亲亲自上楼去劝她说∶“英台,为父帮你订的这门亲,非比寻常,可是天大的喜事呀!”

祝英台见她爹上来,就撒着娇的扑在爹爹身上说∶“爹,我不嫁。”用一条腿伸在她爹的胯间,磨动着他的阳具,接着说∶“女儿愿意侍候爹终老一生。”

祝公远给这个荡女儿抱着,大腿磨着自己的阳具,欲火慢慢的又升了起来,将手伸进女儿衣服内,抚摸着女儿的乳房说∶“这是什么话,女子焉有终生不嫁之理!”

“女儿就是嫁也不嫁给马文财。”祝英台说著,用手隔着裤子套着她爹已发硬的阳具。

“我明白了,你在杭城读书时,做了什么?说!”祝公远大力的按着女儿的乳房问。

“嗯┅┅爹你轻点嘛!女儿爱上了梁山伯。”祝英台回答说。

“怪不得劝你不听,原来你这荡娃在外有了儿女私情。”祝公远生气的说∶“马家有财有势有媒聘,梁山伯他与我祝家难联姻。”

“爹,女儿心已定。”祝英台把她爹推开说。

“我已将你许配马家,择日接聘,万难更改,你不嫁也得嫁。”祝公远说完后生气的走了。

梁山伯自从送了祝英台回去后,一直都闷闷不乐的,因为挂念着祝英台,今天还卧病在床。这时师母走进来看他,坐在他床边说∶“你这几天心神不定,闷闷不乐的,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
“我有点想┅┅想家。”梁山伯说。

“想家?想家就请几天假回去吧。”师母说。

“不要了,不要了。”梁山伯回答着说。

“上前含笑问书呆子,”师母笑着问他∶“一事离奇你试猜,到底是男还是女?”

“师母说的是谁呀?”梁山伯不明的问。

“你三载同窗的祝英台呀!”师母拿出玉环说∶“她临行还含羞取出玉环,求师母做媒。”

“英台有妹似英台,自为媒配不才,”梁山伯含笑地说∶“临行她已当面说,有劳师母到书斋。”

“英台是女裙钗,师母跟前自认来,”师母说∶“儿女私情谁肯说,你书呆毕竟是书呆。”

“啊!祝英台真是个女的?”梁山伯大声的问。

“是啊!”师母回答说∶“你两个既有婚约,你应该早去提亲,明天早上禀明老师,下山访英台吧!”

“多谢师母!”梁山伯含泪的说。

梁山伯一心要把英台访,离了书房下山岗,眼前全是旧时样,回忆往时悲又伤,同窗三年情错种,竟不知英台是女红妆。英台呀,英台,你这个媒呀做得错呀!做得真错。急急忙忙把路赶,恨不得插翅飞到她妆台。

“小姐,”银心领着梁山伯上楼台对小姐说∶“梁相公来了。”

“银心,给梁相公沏茶。”祝英台对银心说后,就请梁山伯坐下。

两人一个是满心欢喜情难禁,一个是满腹心事口难开。祝英台看到梁山伯,满心欢喜,自己心爱的人来到了,三年的苦忍,今天终于可以和心爱的人抚抱在床上蜜意缠绵。梁山伯见了祝英台,满腹心事口难开,想不到自已心爱贤弟,竟会变了女红妆,他一时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。

“小弟与令兄有八拜之交,今日特来拜访,请问令兄何在啊?”梁山伯心里还存有一丝希望说。

“梁兄,你仔细的看。”祝英台说著向前走了几步。

“你┅┅?”梁山伯很心痛的说。

“我就是英台呀!三年前我想去读书,就改扮男装,”祝英台接着说∶“不期与梁兄相遇,三载同窗多蒙照顾,英台感激不尽。”

“贤弟,哦,念书时候我们以兄弟相称,”梁山伯望着祝英台说∶“如今你这一身打扮,我该称你贤弟,还是┅┅”

“读书时节我女扮男装,理该兄弟相称,如今不妨改称兄妹。”祝英台说。

“如此,贤妹。”

“梁兄。”

梁山伯打了个揖叫了贤妹后,就一直心事重重的低着头的坐着,再没说一句话。

祝英台见梁山伯默默无言的坐着,她就先开口说∶“梁兄此来,可是为了我家九妹的事?”

“你家九妹┅┅可好?”梁山伯问。

“梁兄,你道九妹是哪一个?”祝英台开心的说∶“就是小妹祝英台。”

“啊?就是你啊?”梁山伯说。

“无奈是爹爹要把我终身许配给马文财。”祝英台气愤的接着说∶“梁兄你快回去,把你家花轿先来抬,杭城请来老师母,祝家厅上坐起来,你我有媒也有聘,白玉环与蝴蝶坠,为何不能夫妻配?”

“贤妹句句知心话,梁兄无福份,贤妹你还是嫁给马文财吧!”梁山伯伤心的说。

“梁兄,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?”祝英台奇怪的问。

“我只道我们兄弟俩,身心相照成佳偶,又谁知英台是红妆,”梁山伯吐着血说∶“我满怀悲愤向谁诉?我满眶热泪流与谁?一场好梦匆勿醒,万丈情丝寸寸灰,从今不到钱塘路,怕见公鹅成双对。”

“梁兄,这都是我把梁兄累。”祝英台到这时才知道梁山伯有龙阳之癖,是自己扮男装害了他。

“我为你泪盈盈,终宵痛苦到天明。”梁山伯一边吐血一边说。

“我为你气难平,几次伤了父女情。”祝英台也流着泪说。

“我为你碎了心,哪有良药医心病。”梁山伯接着说∶“心如火,手如冰,玉环原物面还君。”说完后很伤心的和四九离开了祝家庄。

“小姐,小姐,不好了,梁相公他┅┅”银心和四九飞奔着上楼台,对祝英台说。

“梁相公他怎样呢?”祝英台焦急着问。

“梁相公他死了!”银心回答。

“梁兄啊!我哭,哭一声梁兄啊!”祝英台很伤心的哭着说∶“楼台一别成永诀,小妹害你把命送,梁兄啊!虽然空做阳台梦,小妹只希望来生能和梁兄,再做一对夫妻。”接着问四九∶“你家相公下葬了没有?”

“已经埋在南山路旁了。”四九说。

“四九,你过来。”祝英台和四九耳语一番后就叫四九先回去。

“花轿已经上门了,你们怎么还不替小姐打扮起来?”祝公远上到祝英台楼台房间,见祝英台还未妆扮,就对着站旁边的仆人说。因为今天马家就来迎娶祝英台,花轿已到了门口。

“英台啊!马家花轿到了门口已经半天了,事到如今难还要退亲不成吗?”祝夫人也在旁边说。

“退亲倒不用,我根本就没答应这们亲事。”祝英台说。

“英台你┅┅”祝公远气得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你看你,有话慢慢的说嘛!”祝夫人说。

“爹爹一定要女儿上花轿?”祝英台问。

“花轿已经上门了,还有什么一定不一定。”祝公远说。

“也好,女儿就依从爹爹,但爹也要依我一件事。”

“说吧!”祝公远说。

“轿前二盏白沙灯,轿后三千银纸锭,花轿先往南山旁,英台要草桥镇上祭兄坟。”祝英台向她爹说,祝公远最后也没办法,只好答应她的要求。

“梁兄啊!楼台一别成永诀,人世无缘同到老,原以为天从人同到老,谁知姻缘薄上名不标,实指望大红花轿到你家,谁知白衣素服来节孝。”祝英台的花轿已抬至南山旁,此时正在梁山伯的坟前哭祭∶“梁兄啊!不见梁兄见坟台,呼天唤地唤不归,英台立志难更改,我岂能嫁与马文财,梁兄啊!不能同生求同死。”

此时忽然括起大风,只见梁山伯的坟墓突然爆开,沙尘满天,所有抬花轿和随从都伏在地上,只见祝英台走进了梁山伯的坟墓,接着坟墓又合起来。此时烟尘已没有那麽大了,大家抬起头只见有两只大蝴蝶从坟墓边飞起来,所有人这时就只望着蝴蝶,越飞越远,大家都说那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所化的。

故事好像到此就该结束了,但┅┅

在某个乡间,某间屋里。

“四九,快来插我呀!”

“不,四九先插我!”

“先插我!”

“我是小姐,我说的才算,四九快来!”

咦?这声音,怎么那麽像祝英台和银心呢?

故事到此才真的结束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谢谢大家!离开的时候,记得把地上的卫生纸捡起来。

终于,第六章就把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全写完了,在这里很谢谢大家给我的评语,小弟实在愧不敢当。这篇改写的文章,只想大家看得开心,看得过瘾。

再一次的说声∶谢谢大家!谢谢!

广告
广告